主題:春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紀,別嫌疑,明是非,定猶豫,善善 惡惡,賢賢賤不肖,存亡國,繼絕世,補敝起廢,王道之大者也。《易》著天 地陰陽四時五行,故長於變;《禮》經紀人倫,故長於行;《書》記先王之事,故長於 政;《詩》記山川谿(溪)谷禽獸草木牝牡(ㄆ|ㄣˋ ㄇㄨˇ;動物 的雌性與雄性)雌雄,故長於風;《樂》樂所以立,故長於和;《春 秋》辯是非,故長於治人。是故《禮》以節人,《樂》以發和,《書》以道事,《詩》以達意,《易》 以道化,《春秋》以道義。撥亂世反之正,莫近於《春秋》。《春秋》文成數萬,其指數千。 萬物之散聚皆在《春秋》。《春秋》之中,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 得保其社稷者不可勝數。察其所以,皆失其本已。 故《易》曰『失之豪釐,差以千里』。故曰『臣弒君,子弒父,非一旦一夕之故 也,其漸久矣』。故有國者不可以不知春秋,前有讒而弗見,後有賊而不知。為 人臣者不可以不知《春秋》,守經事而不知其宜,遭變事而不知其權。為人君父而 不通於《春秋》之義者,必蒙首惡之名。為人臣子而不通於《春秋》之義者,必陷篡弒 之誅,死罪之名。其實皆以為善..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春秋《春秋》失之豪釐禮義臣弒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