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替代性創傷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Saakvitne和Pearlman(1996)給替代性創傷下了一個定義:「一種助人者的內在經驗的轉變(transformation),是同理投入(empathic engagement)於案主的創傷題材所產生的結果。」根據他們的描述,替代性創傷歸因於助人者與創傷事件的生還者一起工作中所累積的轉變,且並非是案主加諸於助人前,而是助人者感同身受而獲致。以廣義的人類經驗而言,這是任何人知道、關心和面對創傷的結果。   Saakvitne和Pearlman(1996)更進一步解釋同理心在助人工作上固然十分重要,但同時由於與案主深層的情感互動也容易產生這種「同理的痛楚」(empathic pain),如果再加上對案主遲緩進步感到失望的話,兩者皆可能轉化至替代性創傷經驗中。此外,他們也指出創傷常伴隨著「失落」(loss),因為在創傷事件後一切不同於往昔;當助人者在面對每天的現實生活同時,也要面對自己像失落的一些弱點,因為協助創傷案主的工作使得助人者生活中所秉持的安全、掌控、可預測和受保護的信念受到威脅或挑戰,其中包括對自己生活和所愛的人之生活的憂慮。   值得一提的是,Saakvitne和Pearlman(1996)認為替代性創傷與反移情(countertransference)是兩種不同的結構和經驗,雖然兩者交互影響者。反移情發生在所有的諮商或治療中,屬於一種特定助人者和案主一對一的關係。而替代性創傷卻是超越特定的諮商關係,會轉移至其他諮商關係及諮商師個人、專業生活,成為一種累積經驗的結果。換言之,替代性創傷是永久性的轉變,而反移情是與某次諮商的特定時間、事件或主題有關的暫時性轉變。替代性創傷會影響反移情,因為是諮商師自身的轉變,而且會成為所有反移情反應的內涵(context);當諮商師經驗到愈大的替代性創傷,他的反移情反應也愈強或者意識上的察覺愈弱,很容易導致諮商的錯誤和阻礙。相對地,反移情亦會影響替代性創傷,因為它影響對自己或案主的期望。   http://kbteq.ascc.net/archive/moe/moe-p48.h..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替代性創傷內在經驗反移情暫時性永久性累積經驗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