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柳宗元《江雪》賞析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詩題為〈江雪〉,先已使人感到三分寒意,再看其詩,則無處不寫其靜,無處不覺其寒。起首二句:「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詩人從大處落筆,描摹出蒼茫渺遠的闊大背景:「千山」「萬徑」,宇宙空明,在這個目力所及的大千世界裡,一切有生命者都已絕滅:「千山」,正是飛鳥翔舞棲息之地,「萬徑」,正是人類熙熙攘攘、你去我來之處,配以「絕」、「滅」二字,就形成了感覺上的極大反差。此時,當再增三分寒意。 此詩前二句是遠景、是襯托,後二句是近景、是中心。「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這是沒有意識、沒有生命的冰雪凍結的凝固世界,是「孤舟」「獨釣」老翁的背景,是老翁(詩人)內心世界的外化表現,也是詩人心靈窗口透視出來的客體自然。從句式上說,人鳥滅絕,所以才會說此翁為「孤」為「獨」;從內涵來說,在這個極其寒冷的世界裡,人鳥滅絕正是孤舟獨釣者的反襯。這是一種「眾人皆醉而我獨醒,舉世皆濁而我獨清」的境界,就其本質來說,是詩人摒棄社會、摒棄人類而獨對自然的宗教境界──沒有宗教外衣的宗教。當然,這是一幅畫卷:遠處千山萬壑、層巒起伏,覆蓋著潔白晶瑩的冰雪,雪面上沒有一行人的足印,甚至沒有一絲鳥雀的痕跡,在似乎凝止著的江面上,孤獨地漂著一葉漁舟,一個身披蓑笠的漁翁,向寒冷的江面伸出了釣竿,而魚兒此時,畏懼那寒冷的冰雪,早已潛入了水底,老翁垂釣的,彷彿是那撲面而來的寒江飛雪…… 「孤」「獨」二字,是一篇之旨趣。此詩寫於作者南貶永州之時。其時柳宗元「既竄斥,地又荒癘,因自放山澤間,其堙厄感鬱,一寓諸文」(《新唐書.本傳》),正是此意。「蓑笠翁」是一篇之形象,實際上也是詩人的自我寫照,是詩人既不得志於世而求於放浪山水的人生追求。 資料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405121106308網址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