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法律解釋的主體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精修 : 一、機關解釋: (一)立法解釋:立法機關就本身的立法,闡明其涵義,此項解釋方法以下有三種: 1.在某一法律中列入解釋的法文,如刑法第十條規定。 2.在某一法律的施行法中,設解釋法律的規定,如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條規定。 3.在法文為例示規定以概其餘,如憲法第七條規定。 (二)司法解釋:司法機關就法律所為之解釋,此項解釋亦有兩種情形: 1.判例:(審判解釋)為司法機關於訴訟案件適用法律所為之解釋,與審判有密不可分之關係。 * 審判解釋:是法院審理案件時,對於法律之疑義依自己之見解所作之闡明意見,此項解釋在大陸法係國家,一向認為只有事實上的拘束力,而且只能拘束訴訟當事 人,對於其他法院及一般人民在法律上並沒有拘束力,但是最高法院判決經採納為判例,編入判例要旨,經司法院核定者,不僅最高法院本身須據之以為裁判,各級 法院亦應受其拘束。 2.解釋例:(質疑解釋)為政府機關或人民對法律發生疑義,聲請司法機關所為之解釋,它的特點是,並不經由審判的方式,而且解釋的對象除法律外尚包括憲法。 *質疑解釋:為政府機關或人民對法律發生疑義,聲請司法機關所為之解釋,司法院為法律解釋之最高機關,有解釋憲法及統一解釋法律命令之權,其解釋以大法官會議之決議行之。 *得聲請解釋憲法之情形: (1)中央或地方機關 (2)人民、法人或政黨 (3)立法委員現有總額三分之一以上之聲請 *最高法院或行政法院就其受理之案件,對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確信有抵觸憲法之疑義時,得以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聲請大法官解釋。 *統一解釋法令之聲請: (1)中央或地方機關 (2)人民、法人或政黨 (三)行政解釋:行政機關對於法令所為之解釋,此種解釋以適用法令時對該法令本身發生疑義之解釋為限,法律雖由立法機關所制定,行政機關乃其執行者,對其疑義,自得負責解釋,然後始能適用,顧行政機關當然有法令之解釋權。   二、個人解釋 = 學理解釋 = 無權解釋 : 乃學者間基於學理上之見解對於法律所為之解釋,此種解釋,無拘束力,故亦稱無權解釋,其種類有以下幾種: (一)文理解釋:依據法律條文之字義或文義而為之解釋,亦稱文字解釋,是解釋法律的最基本方法。文理解釋應注意事項: 1.應注意其專門性:專用術語,如「善意」、「惡意」。 2.應注意其通常性:除專門用語外應以通常之意義為主,乃法律為一般國民共有之行為準繩。 3.應注意其整體聯慣性:任何法典其條文不能完全孤立,勢必前後關聯,故解釋時必須彼此對照,方能得其真意。 4.應注意其穩定性及適應性:在同一時間法文解釋則應盡量求其一致,因欲求社會安定,必須作為社會生活規範的法律有其穩定性。 (二)論理解釋:乃不拘泥於法文之字句,而以法秩序之全體精神為基礎,依一般推理作用,以闡明法律之真義者也。 1.擴張解釋:(擴充解釋)即法律意義,如僅依文字解釋則失之過窄,而不足以表示立法之真義時,乃擴張法文之意義,以為解釋之謂。如「領土」一詞。 2.限制解釋:(限縮解釋)即法文字義失之過寬而與社會實情不符,不得不縮小其意義,以為解釋者是也。如憲法第二十條:「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之規定,其中「人民」一詞。 3.當然解釋:法文雖無明白規定,但揆諸事理,認為某種事項當然包括在內者之解釋法也。如「舉輕以明重」禁止攀折花木,「舉重以明輕」如重型車輛可通行之車道,則小型車輛亦可通行。 4.反面解釋:對於法文所規定之事項,推論其相反結果,就其反面而為之解釋謂之。如憲法第二十二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從反面解釋則凡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自均不受憲法之保障。 5.歷史解釋:指追溯與蒐集制定法律之經過,從立法資料和歷史材料上闡明法律真義的解釋。也就是說,立法者當實在存廢之爭時,其意欲消弭之利益衝突為何,以及法律條文為何折衷妥協之結果,及將來可適用之情形,都是歷史解釋的內容。 *文理解釋與論理解釋二者之共通原則: (1)解釋之順序,應先之以文理解釋,而後論理解釋。 (2)解釋之結果,如文理解釋與論理解釋有衝突時,應以論理解釋為準。 (3)解釋之態度,對於抽象文字應從廣義解釋,蓋法諺有「法律無所區別者,不可加以區別」之說。 6.比較解釋:是以比較外國立法例或外國判例或學說而為解釋之方法。 7.目的解釋:是由法律規範的目的,闡釋法律疑義之方法,蓋任何法律均有其欲實現之目的,解釋法律應以貫徹該目的為主要任務。 (三)廣義之法律解釋: 1.價值補充(法律的具體化):價值補充介於狹義的法律解釋與漏洞補充之間,乃對於不確定法律概念及概括條款之一種解釋方法。 (1)不確定法規範(包括不確定概念之法律條文):如「公共秩序」、「善良風俗」的概念。 (2)概括條款:如刑法上「或其他非法之方法」、「或以他法。」 2.漏洞補充(法律的補充):由於立法者之疏失,未能預見,或情況變更,致使某一法律事實未設規定,造成「法律漏洞」,應由司法者予以補充。漏洞補充方法有三: (1)類推:即對法律無直接規定之事項,而擇其關於類似事項之規定,以為適用者是也,故亦稱類推適用。如「準用」一詞。 (2)目的限縮:指法律條文之構成要件雖與某事件相類似,但性質有別,基於目的考慮,對於該事項不予以適用。如民法第一0六條關於「自己代理」規定適用。 (3)法官造法(法律續造):我國過去經最高法院所選擇之判例,公認有法律上之拘束力,而成為法源,下級法院自得遵守並適用之。如信託行為、最高限額抵押。此種法官造法是法律適用之極致,因此應以維持整個法律秩序體系性之基本要素為出發點,不能憑空創造。  [ 資料來源 : 空大法學緒論整理-法律解釋主體→小寶的部落格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無權解釋個人解釋司法解釋審判解釋機關解釋立法解釋行政解釋質疑解釋學理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