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滕文公章句下(二)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 景春曰:「公孫衍、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孟子曰:「是焉得為大丈夫乎?子未學禮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門,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無違夫子!』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語譯 有位名叫景春的人,向孟子請益:「先生,魏國的公孫衍和張儀兩個人,難道稱不上是真正的大丈夫嗎?各國的諸侯們就怕不小心得罪他們,這兩個人會聯合其他諸侯們來攻打自己。只要他們兩人安居在家中,這天下的戰火也就跟著熄滅。」 孟子回答:「這兩個人哪稱得上是大丈夫呢?您沒有學過禮儀之道嗎?男子在行成年冠禮之後,父親就會傳授他所謂的大丈夫之道;女子出嫁前,母親會教導她身為妻子應盡的責任,直到要踏出家門了,母親都還會在耳邊叮嚀她:『妳去到婆家,一定要孝順公婆、侍奉丈夫,凡事盡心盡力,聽從丈夫的指示。』這麼看來,順從是為人妻妾的道理。 一個男子,要把理想與心志放在仁義當中,那是全天下最廣闊的住宅;立足在禮與法之上,才是站在最正大的位置;循著正義倫理的道路前進,才是走在康莊大道。得志的時候,就率領民眾一起走向正道;當一切都不能順心如..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貧賤不能移公孫衍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張儀大丈夫孟子景春滕文公章句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