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王守仁《瘞旅文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瘞一ˋ旅文〉   維正德四年、秋月二日,有吏目云自京來者,不知其名氏;攜一子一僕,將之任,過龍場,投宿土苗家。予從籬落間望見之,陰雨昏黑,欲就問訊北來事,不果。明早,遣人覘(音:沾)之,已行矣。薄午,有人自蜈蜙坡來,云一老人死坡下,傍兩人哭之哀。予曰:「此必吏目死矣。傷哉!」薄暮,復有人來云,坡下死者二人,傍一人坐哭。詢其狀,則其子又死矣。明日,復有人來云,見坡下積尸三焉;則其僕又死矣。嗚呼傷哉!   (翻譯):正德四年八月三日,有位據稱是從北京城來的吏目,不知道他姓名;帶了一個孩子、一個僕人要前去上任,路過龍場這個地方,投宿在當地苗人的家裡。我從籬芭間看到他們,那時正下著陰陰的細雨、光線昏暗,我本想往前去問問他們從北方來的種種事情,結果沒去成。隔天早上,派人過去看看他們,卻已走了。將近中午,有人從蜈崧坡過來,說:「有一名老人死在山坡底下,旁邊有兩個人哭得很哀傷。」我說:「這一定是那個吏目死了,真讓人難過啊!」到了傍晚,又有人來說:「山坡底下死了兩個人,旁邊坐著一個人在那裡哀嘆。」問問那個情況,則吏目的孩子又死了。第三天,又有人來說:「看到山坡底下堆積了三具屍體。」知道是吏目的僕人又死了。唉一唉!真叫人悲傷!     念其暴骨無主,將二童子持畚鍤(音:本查))往瘞(音:意)之,二童子有難色然。予曰:「噫!吾與爾猶彼也!」二童憫然涕下,請往。就其傍山麓為三坎, 埋之。   (翻譯):我顧念到他們的屍骨暴露野外、沒人收埋,於是領著兩個小僕人拿著畚箕、鐵鍬前往埋葬他們,兩個小僕人面有難色,我說:「唉!我和你們的處境就像他們哪!」兩個小僕人聽完後就哀憐地掉下眼淚,請求前往。我就在那屍骨旁邊的山腳下挖了三個洞,埋葬他們。   又以隻雞,飯三盂(音:于),嗟吁(音:接須)涕洟(音:遺)而告之曰:   嗚呼,傷哉!繄(音:衣)何人?繄何人?吾龍場驛丞餘姚王守仁也。吾與爾皆中土之產,吾不知爾郡邑,爾烏乎來為茲山之鬼乎?古者重去其鄉,遊宦不踰千里。吾以竄逐而來此,宜也。爾亦何辜乎?聞爾官吏目耳;俸不能五斗,爾率妻子躬耕,可有也;胡為乎以五斗而易爾七尺之軀;又不足,而益以爾子與僕乎?   (翻譯):又準備了一隻雞、三碗飯來當祭品邊長嘆邊掉淚地祭告說:   唉一唉,真是悲傷啊!你是誰呀?你是誰?我是龍場驛丞餘姚王守仁啊。我和你都是出生在中原本土的人,我不知道你是那一府、那一縣的人,你為什麼要來這山上做鬼魂呢?古人不輕易離開自己的家鄉,出外做官也不會超過千里之遠。我因為被貶逐到這兒來,是應該的;你又犯了什麼罪過呢?聽說你的官職,不過是一名吏目罷了,俸祿還不到五斗來,你帶著你的妻兒親自耕種就可以獲得了,為什麼要用這五斗米來換你身長七尺的一條命呢?這還不夠,又加上你兒子和僕人的生命呢?     嗚呼,傷哉!爾誠念茲五斗而來,則宜欣然就道;烏乎吾昨望見爾容蹙(音:促)然,蓋不勝其憂者?夫衝冒霜露,扳(音:班)援崖壁,行萬峰之頂,飢渴勞頓,筋骨疲憊;而又瘴癘侵其外,憂鬱攻其中,其能以無死乎?吾固知爾之必死,然不謂若是其速;又不謂爾子爾僕,亦遽然奄忽也!皆爾自取,謂之何哉?   (翻譯):唉一唉,真是悲傷啊!你如果真的貪戀這五斗米而來的話,那就應該快快樂樂地上路才對呀;為什麼昨天我看到你的時候,卻滿臉愁容、不堪其憂的樣子?衝著霧氣、冒著露水,攀援高崖、峭壁,走在層層的峰頂上面,水飢渴又勞苦,筋骨疲憊不堪,加上瘴癘毒氣從外侵襲,憂鬱哀情自內攻擊,又怎能不死呢?我本來就知道你一定會死掉的,卻沒想到死得這麼快;更沒料到你的兒子、你的僕人,也這麼快就死掉了!這些都是你自己招來的,還有什麼好說呢?     吾念爾三骨之無依,而來瘞耳,乃使吾有無窮之愴也!嗚呼,痛哉!縱不爾瘞,幽崖之狐成群,陰壑之虺(音:悔)如車輪,亦必能葬爾於腹,不致久暴露爾;爾既已無知,然吾何能為心乎?自吾去父母鄉國而來此,二年矣,歷瘴毒而苟能自全,以吾未嘗一日之戚戚也;今悲傷若此,是吾為爾者重,而自為者輕也;吾不宜復為爾悲矣。吾為爾歌,爾聽之!   歌曰:「連峰際天兮,飛鳥不通。遊子懷鄉兮,莫知西東。莫知西東兮,維天則同。異域殊方兮,環海之中。達觀隨遇兮,莫必予宮。魂兮魂兮,無悲以恫(音:通)!」   (翻譯):我想到你們三具屍骨無依無靠而前來埋葬你們,卻使我有著無窮無盡的悲愴啊!唉一唉,真悲傷啊!既使我不埋葬你們,深崖裡的狐狸成群,陰谷中的毒蛇大如車輪,也一定能夠把你們吞葬在他們的肚子裡面,不至於讓你們長久曝露在外面。雖然你們已經沒有知覺了,可是我的良心又怎麼過意得去呢?自從我離開父母、家鄉而來到這兒,已經二年了;經受瘴癘毒氣而還能僥倖地保全自己,這是因為我一天也不曾憂愁、恐懼啊。今天我竟然如此悲傷,是為你著想的多,而替自己設想的少;我不應該再為你悲傷了! 我來為你們唱首歌,請你們聽聽吧!唱道:連綿的山峰與天接近啊,鳥兒也飛不過去了。遊子懷念著家鄉啊,難以分辨西或東。難以分辨西或東啊,只有蒼天是一樣的。身處在他鄉異地啊,也總是在這四海之內。隨遇而安、看開一切啊,何必非要住在自己家裡呢。鬼魂哪~鬼魂哪,你就不要再悲傷、不要再哀痛了!   又歌以慰之曰:「與爾皆鄉土之離兮,蠻之人言語不相知兮,性命不可期!吾苟死於茲兮,率爾子僕,來從予兮!吾與爾遨以嬉兮,驂(音:參)紫彪而乘文螭(音:吃)兮,登望故鄉而噓唏兮!吾苟獲生歸兮,爾子爾僕尚爾隨兮,無以無侶悲兮!道傍之冢纍纍(音:雷)兮,多中土之流離兮,相與呼嘯而徘徊兮,餐風飲露,無爾飢兮!朝友麋鹿,暮猿與栖(音:七)兮,爾安爾居兮,無為厲於茲墟兮!」   (翻譯):又唱歌安慰他們說:我和你們都一樣是遠離家鄉的人,蠻人的語言誰也聽不懂,是死是活都難以預料!如果我死在這個地方的話,你就帶著你的兒子和僕人,前來跟從我吧!我和你們一同到處遨遊、到處嬉戲,駕著紫色小老虎、乘著彩色的龍螭,登上高處、眺望故鄉而悲泣、而抽咽。如果我能夠活著回去,你的兒子、你的僕人仍與你相隨。道旁的墳墓重重疊疊他們大多是從中原流離到這兒的人。你可以和他們相互招呼,叫嘯流連!餐著風飲著露,不會讓你們挨餓的。從早到晚,可以和麋鹿做朋友,可以和猿猴共同棲息。你就安心地住下去吧!不要在這個地方做惡鬼來害人。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瘞旅文王守仁畚鍤蜈蜙坡龍場土苗家幽崖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