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石君硯銘(清 吳敏樹)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石君,余硯也。昔在辛卯之歲,與亡弟半圃讀書嶽麓,以錢三萬,取之友人家。硯體甚巨,形製古異,無他文飾,惟池旁有停雲館三字,驗其刻未工,蓋謬為文待詔家物,以炫售者。然硯固良石也。 半圃喜學書,余以硯屬之。頗貴之,未肯輕用。及亡,余痛此硯遂廢無事,命工稍鐫治之,摩去舊刻,常供之案閒。一日、久雨始晴,日光照書室,硯在蓋下,噴沸有聲。怪而啟之,清水盈溢。以此益知其尤,愈寶愛之。以姓號之石君。 余既無能遭遇,發揚於世,而文字日頗有名。恐遂抱硯為庸人役,故作為是銘,將求善工刻之其背。銘曰: 年可壽若老彭,吾不以墨之汁而佐彼之觥。行可贈若班生,吾不以毫之穎而贐彼之程。匪墨之私,匪毫之愛,恐污吾石君之生平。嗚呼石君兮!吾與君銘。 翻譯: 石君,是我的一方硯台。過去在辛卯年,和亡弟半圃在嶽麓讀書,花了三萬錢,從友人家取得。硯台本身相當大,形狀和製作的樣式古典奇異,沒有別的裝飾,只在池旁刻有「停雲館」三個字,我考驗那字刻的並不好,這是虛偽的冒充文徵明家中的東西,用來迷惑、欺騙顧客。但硯台本身是好石頭。 半圃喜歡學寫字,我便把硯台交給他。他相當貴重這硯台,不肯輕易使用。等到他去世後,我傷痛這硯台從此廢棄無所事事,命工人稍微雕刻整理,磨去舊有的刻字,常常擺在書桌上。一天,久雨始晴,日光照進書房,硯台在蓋子下,有水滾沸的聲音,覺得奇怪而打開蓋子,硯池裡充滿清水。因此更知道它的奇特,更加寶貴愛惜它。以人的姓氏取名為「 石 君」。 我既然沒有好的遭遇,發展揚名於世上,而文章卻一天天有名氣,恐怕我從此抱著這硯台作文章,被平庸的人役使,於是作了這篇銘文,將訪求好的工匠將它刻在硯台的背後。銘文說: 年齡可以和老彭一樣長壽,我不會拿墨汁寫文章來幫助他們喝壽酒;出行可以像班生一樣得意,贈給他「何異登仙」的話,我不會拿筆頭寫文章來做為他們送行的禮物。不是偏私我的墨汁,不是偏愛我的筆頭;而是恐怕污辱我 石 君的生平。哎呀石君啊!我和你共同遵守這銘文。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石君硯銘吳敏樹摩去舊刻石君蓋謬為文待詔家物行可贈若班生辛卯之歲停雲館命工稍鐫治之形製古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