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秦韜玉-貧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B 秦韜玉《貧女》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託良媒益自傷。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敢將十指誇鍼巧,不把雙眉鬥畫長。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評析錄自《唐詩三百首譯評析》 【譯文】我是個生長在蓬門蓽戶中的窮家女孩,從未穿過綾羅綢緞的華服麗裳。想要託媒嫁人也是徒勞,只能背地裡暗自心傷。全社會的人都追求富貴新潮,有誰能憐愛自己這樣格調高雅的儉樸梳妝?我敢自信地說,我有一手好針線活,十指非常靈巧,從不濃妝豔抹靠化妝來博得人們的欣賞。但我卻年大不嫁,心中非常惱恨懊喪。雖然年年手壓金線刺繡,卻只是為他人縫製出嫁的衣裳。 【注釋】〔蓬門〕是蓬門中人的略語。以柴木為門,指貧窮人家。〔綺羅香〕指富貴女子的衣飾。〔擬〕打算,想要。〔風流〕舉止瀟灑。〔高格調〕氣度胸襟超群。〔儉梳妝〕儉樸的梳妝。〔壓金線〕用金線繡花,是刺繡的一種。 【評析】這是一首比興意義明顯,頗為後人傳誦的詩。全篇以一個末嫁貧女的獨白,表現寒士懷才不遇,寄人籬下的悵恨。封建社會中,重出身門第而不重實際才能,許多懷抱利器者因無權勢者引薦難以登第,更難得要職而一展懷抱,只能忍氣吞聲沉跡下僚。每個朝代的末世尤其如此。秦韜玉生活在晚唐,科場黑暗,官場腐敗,故有此深慨。   首聯以自述口吻述說自己的身世。「蓬門」點明身分,扣緊題目的「貧女」,次句的「自傷」為全篇意脈的筋骨。頷聯緊承「自傷」寫來,側重於客觀方面。「誰」字直貫兩句,表現清高自持的品格為急功近利的社會習尚所不容的可悲。頸聯側重於主觀方面,表現貧女的自負。「不把雙眉鬥畫長」,不只是說自己不迎合流俗以豔妝取眉於人,更深層的意義是說自己天生麗質,雙眉本來就非常美,不用化妝便可貌蓋群女。是極為自負的語氣,須仔細品味。尾聯結題,扣緊「自傷」二字,貧女雖貌美節高,卻依然無法實現自已的人生價值,還是嫁不出去,只能年年為他人作嫁衣。「苦恨」二字語極沉痛。兩句詩有廣泛深刻的內涵,濃厚的生活哲理,使全詩的意義得到昇華,具有更深廣的社會意義。   本詩的比興意義很明顯,寫得很巧妙。擬託良媒寄託著貧士無人薦引的苦悶哀怨;「誰愛風流」兩句是對整個社會重門第輕人品的譴責和抗議;「敢將十指」兩句隱寓著寒士秀外慧中,超凡脫俗的孤高情懷;「為他人作嫁衣裳」則是久被壓抑的封建文士的靈魂的吶喊和呼號,是飽含著血與淚的抗爭與控訴。誠如俞陛雲所說:「此篇語語皆貧女自傷,而實為貧士不遇者寫牢愁抑塞之懷。」(《詩境淺說》)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