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莊子-庖丁解牛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語譯】   庖丁為文惠君宰解牛隻,手所觸的,肩所倚的,足所踏的,膝所抵的,骨肉相離其聲砉然,刀砍處其聲騞然,沒有不合於音節的,像合於殷湯的桑林舞曲,堯咸池經首樂章的韻律。     文惠君說:「好啊!好極了!技術怎能到達這般境界?」庖丁放下刀回答說:「臣所愛好的是道啊,已經超越技術了。剛開始臣宰牛的時候,滿眼所看到的無非都是整隻牛。三年以後,再也沒見到整隻牛了。到了現在,臣是用心神領會而不以眼睛來觀看,官能的作用已停止而只是心神在運用。順著牛身上天然的腠理,劈開筋骨的間隙,引刀入骨節的空處,都是順著牛的自然結構去用刀,經絡相連骨肉盤結處都未曾有絲毫阻礙,何況那大骨頭呢!好廚子一年換一把刀,他們是用刀去割筋肉;一般的廚子一個月換一把刀,他們是用刀去砍骨頭。現在臣這把刀已經用十九年了,所支解過的牛好幾千頭了,而刀刃還是像磨刀石上新磨出的一樣銳利。牛的骨節是有間隙的,而刀刃是沒有厚度的,以沒有厚度的刀刃進入有間隙的骨節,當然是遊刃恢恢寬大還有餘地哩。所以十九年來刀刃還是像新磨的一般銳利。雖然如此,但每遇到筋骨交錯盤結處,我知道很難下刀,謹慎小心,眼神專注,動作緩慢,刀力微微運用,牛就嘩啦解體了,牛還不知道牠已經死了,如同泥土散落於地。這時我提刀站立著,向四方望一望,相當志得意滿,把刀子整理乾淨收藏起來。」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庖丁解牛莊子文惠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