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蘇軾〈東軒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及來筠州,勤勞鹽米之間, 無一日之休」:可見蘇轍當時有工作,生活不是貧困的 余昔少年讀書,竊嘗怪顏子以簞食瓢飲居於陋巷,人不堪其憂,顏子不改其樂。 私以為雖不欲仕,然抱關擊柝,尚可自養,而不害於學,何至困辱貧窶自苦如此! 及來筠州,勤勞鹽米之間,無一日之休,雖欲棄塵垢,解羈縶,自放於道德之場,而事每劫而留之。 然后知顏子之所以甘心貧賤,不肯求斗昇之祿以自給者,良以其害於學故也。 翻譯: 我昔日少年讀書的時候,私自責怪顏回飲食粗劣的居住在簡陋的小巷裡,別人無法承受那一種憂苦,顏回卻不改變他的快樂。 我私自以為雖然不願作官,但是去作抱關擊柝的工作,也可以自己養活自己,而且不會為害學習,為何如此困苦自己! 後來到筠州,為了自已的生計辛苦勤勞,沒有一天不休息,雖然想拋棄凡塵俗事,解脫世間羈絆,放遂自己到道德的境地,但是凡事每每困苦自己而留於凡塵。 然後才知道顏回之所以甘心居於貧賤,不肯追求奉祿以供給自己,是因為那會為害學習的原因。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顏子筠州簞食瓢飲羈縶自養蘇軾陋巷一日之休勤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