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詞選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11401207(詞集名)《宋史》卷四○一本傳: 鄭騫《詞選》曰: 翦把詩書馬上,笑驅鋒鏑」(《滿江紅》)。但由於歷史錯位,「長劍鋏,欲生苔」(《水調歌頭》),只得「弓刀事業」(《破陣子》)之雄才建立詞史之豐碑。  辛詞集名《稼軒長短句》,簡稱《稼軒詞》,其特色有三:   一、形式方面:有詩詞散文合流之現象,以文為詞,用經用史,較蘇軾以詩為詞更進一步。故清吳衡照《蓮子居詞話》曰:「辛稼軒別開天地,橫絕古今。《論》、《孟》、《詩小序》、《左氏春秋》、《南華》、《離騷》、《史》《漢》、《世說》、《選》學、李杜詩,拉雜運用,彌見其筆力之峭。」放翁、稼軒詞均好掉書袋,而以稼軒尤甚。     《四庫題要》評稼軒詞曰:「其詞慷慨縱橫,有不可一世之慨,於倚聲家為變調。而異軍突起,能於剪紅刻翠之外,屹然別立一宗,迄今不廢。」以辛詞為「變調」,正如以蘇詞為「別格」,乃先入為主之偏見,然亦可見辛詞於內容之擴大。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只疑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西江月.遣興吾衰矣!須富貴何時?富貴是危機。暫忘設醴抽身去,未曾得米棄官歸。穆先生,陶縣令,是吾師。 (《最高樓.吾擬乞歸,犬子以田產未置止我,賦此罵之。》) 三、風格方面:以豪放雄奇為主,但不限於豪放雄奇。其集中有效陶淵明體、效白居易體、效南唐體、效李易安體、效朱希真體,可見其風格之多方面表現。故《詞林記事》引劉克莊曰:「公所作大聲鏜鞳 ,小聲鏗鍧 ,橫絕六合,掃空萬古。其穠麗綿密者,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             遊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蛛網,盡日惹飛絮。 ()   鬢邊覷。試把花卜心期,才簪又重數。羅帳燈昏,嗚咽夢中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將愁歸去!(《祝英台令.晚春》)辛棄疾崇尚且追求雄豪壯大之美,如其詞所云:「」(《臨江仙》),情懷雄豪激烈,意象雄奇飛動,境界雄偉壯闊,語言雄健剛勁,構成稼軒詞清謝章鋌《賭棋山莊詞話》曰:「讀蘇辛詞,知詞中有人,詞中有品,不敢自菲薄。」 清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曰:「蘇辛並稱,然兩人絕不相似。魄力之大,蘇不如辛;氣體之高,辛不逮蘇。」又曰:「東坡心地光明磊落,忠愛根於天性。故詞極超曠,而意極和平。稼軒有吞吐八方之慨,而機會不來;……故詞極豪雄,而意極悲鬱。蘇辛兩家,各自不同。」   辛棄疾拓展詞境另一貢獻,乃表現農村田園生活之美與隱逸情趣之樂。農村田園題材,自蘇軾詞初度開墾過後,久已荒蕪。辛棄疾曾長期落職閒居江西上饒、鉛山之農村達二十多年之久,以其熱愛鄉土,故以極富生活氣息與清新自然之筆,寫下鄉村風景: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裏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曰:「後人以粗豪學稼軒,非徒無其才,並無其情。稼軒固是才大,然情至處,後人萬不能及。」   ……稼軒是極有性情之人。學稼軒者,胸中須先具一段真氣、奇氣,否則雖紙上奔騰,其中俄空焉,亦蕭蕭索索如牖下風耳。」   《人間詞話》曰:「南宋詞人,白石有格無情,劍南有氣而乏韻;其堪與北宋頡頏者,唯一幼安耳。近人祖南宋而祧北宋,以南宋之詞可學也,北宋之詞不可學也。學南宋者,不祖白石則祖夢窗,以白石、夢窗可學,幼安不可學也。學幼安者,率祖其粗獷滑稽,以其粗獷滑稽處可學,佳處不可學也。幼安之佳處,在有性情、有境界。」 劉過學辛,粗豪有餘,情致不足;劉克莊亦不免奔放跅弛,含蘊不足。然較之一味叫囂之流,自高出甚遠。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鄭騫人間詞話四庫題要詞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