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論語互鄉難與言 有教無類的精神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注釋】   1. 互鄉難與言:互鄉,鄉名。其鄉風俗惡,難與言善。或說:不能謂一鄉之人皆難與言,章首八字當通為一句。然就其風俗而大略言之,亦何不可。若八字連通為一句,於文法不順愜,今不從。   2. 門人惑:門人不解孔子何以見此互相童子。   3. 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與,贊可義。童子進請益,當予以同情,非即同情及其退後之如何。   4. 唯可甚:甚,過分義。謂如此有何過份。孟子曰:「仲尼不為己甚」,即此甚字義。   5. 人潔己以進:潔,清除汙穢義。童子求見,當下必有一番潔身自好之心矣。   6. 不保其往也:保,保任義,猶今言擔保。往字有兩解。一說指已往;一說指往後。後說與不與其退重複,當依前說。或疑保字當指將來,然云不保證其已往,今亦有此語。或又疑本章有錯簡,當云與其潔不保其往,與其進不與其退始是。今按:與其進,不與其退,始為凡有求見者言。與其潔,不保其往,此為其人先有不潔者言。乃又進一層言之,似非錯簡。       【語譯】   互鄉的人,多難與言(善)。一童子來求見,先生見了他,門人多詫異。先生說:「我只同情他來見,並不是即同情他退下的一切呀!這有什麼過分呢?人家也是有一番潔身自好之心才來的,我只同情他這一番潔身自好之心,但是我並不能保證他的以前呀!」       此章孔子對互鄉童子,不追問其已往,不逆揣其將來,只就其當前求見之心而許之以教誨,較之自行束修以上章,更見孔門教育精神之偉大。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互鄉難與言潔,清除汙穢論語不追問其已往有教無類甚,過分與,贊可鄉風俗惡,難與言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