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論語微子第十八>>譯文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長沮和桀溺是春秋時代的兩位隱士。有一天,兩人正在一塊耕地。孔子經過那裏,被一條大河擋住去路,便叫子路去打聽渡口。  長沮手也不停,問:「駕車的那個人是誰?」  子路答:「是孔丘。」  長沮起頭,用嘲笑的口吻問:「是魯國的孔丘嗎?」  「是的。」  「哦,他不是生而知之嗎?那應該知道渡口在哪裏。」  子路討個沒趣,又轉過身問桀溺,桀溺停下木耜,問:「你是誰?」  子路答:「我是仲由。」  「你是孔丘的門徒吧?」  「是的。」  「告訴你,當今社會紛亂,有如洪水滔滔,誰能改變這種趨勢呢?你與其跟隨那個躲避壞人的人,還不如跟隨避開人世的人,做個隱士呢。」一邊說,一邊又忙著用土覆蓋稻種。  子路只好回來告訴孔子。孔子悵然長嘆道:「我怎能隱居山林,與鳥獸同群呢?我不與人們在一起生活,還跟誰在一起呢?即使天下合乎正道了,我也不會改變自己的主張。」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長沮孔丘桀溺論語微子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