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鄭愁予 卑亞南蕃社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開頭以\"我底妻子是樹\"讓讀者充滿神秘感,但之後的\"我也是的\"即可讓讀者了解,作者是以樹來描述此詩。 第二行\"而我底妻是架很好的紡織機\"又帶給讀者另一份懸疑,樹跟紡織機之間有甚麼關聯呢?在第二行中,作者沒有回答讀者的疑問。 然而在第三行\"松鼠的梭,紡著縹緲的雲\",梭及紡字串連起前兩行,讓我們得以想像穿梭在樹上的松鼠,就如同紡織機的梭,正在紡著縹緲的雲。此刻的詩境,從原本寧靜的景象提升到動態十足的意象。 第四行\"在高處,她愛紡的就是那些雲\",特別獨立一行描述妻子特愛紡織那些高處的雲,而不是紡紗織布。其原因是為了強調其妻子較不務實。 第二段,描述的是丈夫處事態度,丈夫只希望自己的工作是一個敲著小學校鐘的校友。這份工作是單純簡單的,但卻是符合現實社會;與描述妻子處事態度的第一段產生強烈的對比。因為丈夫也已經過了人生最強壯有活力的時段了,開始需要尋求啄木鳥來啄身上的害蟲。啄木鳥同時也象徵替人診斷..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矛盾紡織機鄭愁予丈夫希望有個安定平凡的日子卑亞南蕃社啄木鳥妻子希望有像雲般的縹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