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陋室銘  劉禹錫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陋 室 銘 ~ 劉禹錫   原文 :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山並不在於高,只要有神仙居住便會出名。水並不在於深,只要有蛟龍潛藏便顯出神靈。這是一間簡陋的房屋,我的美德使它遠近聞名。蒼綠的青苔爬上石階,青翠的草色映入門簾。在屋裡談笑的都是學問淵博的人,來來住住的沒有不學無術之士。這裡可以彈奏樸素無華的琴,可以閱讀佛經。沒有音樂擾亂聽覺,沒有公文案卷使身體勞累。這裡好像南陽諸葛亮的草蘆,如同西蜀揚雄的茅亭。正如孔子所說︰「何陋之有?」   張釋之執法    翻譯: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致問。   →張釋之當任廷尉。漢文帝出巡經過中渭橋,有一個人從橋下跑出來,驚動文帝的車馬。文帝便派遣騎兵加以逮捕,把他交給廷尉。張釋之審問犯人。     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   →犯人說:「我從長安縣來的人,聽說皇帝經過,就躲到橋下去。過了很久,我以為隊伍已過去,剛出來,見皇帝的車馬就趕快跑走。」張釋之向文帝報告判決結果,一個人違反了管制交通的命令,判罰金。   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   →文帝生氣的說:「這個人驚動我的車馬,幸虧我的馬溫訓柔和,假使是其他的馬,豈不就摔傷我了嗎?而廷尉竟然只有判他罰金!」張釋之說:「法令,是天子和天下所有成民共同遵守的。現在法令規定如此而皇上卻要加重他的罪,這樣法律便不能取信於民。」     且方其時,上使立誅之則已。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傾而天下用法皆為輕重,民安所錯其手足?唯陛下察之。」良久,上曰「廷尉當是也。」   →在說那時候,皇上立刻殺了他那就罷了。現在既然交給廷尉除理,廷尉是天下執行法律的標準,一有偏差天下執法的官員就會因此或輕或重,這樣人民要如何做才好呢?希望皇上明察。」過了很久,文帝才說:「廷尉判決是對的。」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西蜀陋室陋室銘何陋之有劉禹錫南陽諸葛孔子山不在高張釋之水不在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