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青銅器品類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青銅器品類 商代的青銅容器是沿襲自史前陶器,如鬲、鼎、甗、尊等;青銅兵器是沿襲自史前的石器如斧、戈、鏃等是;這些形制,都是由簡單的輪廓,發展到多方面的。其重要的原因,是由於人文的進步,和合金鑄冶技術的成熟。 有人曾經做過一些定量的分析測定,結果發現商殷早期的青銅器,在銅與錫的含量上有所差別。早期的一件尊,經分析:銅占百分之九一‧二九,錫占百分之七‧一,鉛占百分之一.一二;晚期的一件鼎,經分析:銅占百分之八四‧七七,錫占百分之一一.六四,鉛占百分之二‧七九。由此可知,晚期對銅錫的比例,有了更良好的配合,大體合於後世考工記所總結的「六分其金,而錫居一」的所謂鐘鼎之劑。 傳世的商周青銅器,除兵器、車器等外,是以禮樂器為多,其中的鼎和鐘,占有很重要的部分。這是說明了銅器在當時,具有敎化的功能,被尊為重器,王室所倡,士大夫遵循,自是盛極一時。至若設計的周密,形制的莊重,雕刻的精美,鑄冶的熟練,也都達於最高峯。因此,無論從實用、藝術、政治、民俗等觀點來觀察,都是道與器融合的品物。載籍所傳的傳國寶物,所謂定鼎、遷鼎、問鼎等這些以德保有的故事,雖則至今沒有發現這些鼎,但卻盛傳於上古史裏。就是在後世偶或遇到有些出土的青銅器,乃被認為是祥瑞,甚至因之改元,至少也要紀之於史冊。傳世的青銅器,是以禮樂器為多。 清龔自珍在說宗彝裏,論到古代禮樂器的功用,為:祭、養、享、藏、陳、好、征、旌、約劑、分、賂、獻、媵、服、抱、殉、樂、儆、瑞命等十九事。這些大都不會在商殷時代,因為最初主要的是為祭和殉;直到西周中期,纔由瑞命、養、享等擴充到各方面的用途。就商周重要的青銅器,在使用上來區分,可別為食器、酒器、雜器、樂器、兵器五類; 1.食器、酒器、雜器,歷來都通稱之為禮器,而禮器差不多都可以歸入容器一門,食器包括烹飪器與盛器;前者有鼎、鬲、甗等,都是具有三足或四足,足間可置薪。後者有簋、豆、簠、盨等,大都有耳、蓋、圈足;此外,尚有俎、匕,俎用以切肉,匕則用以取食及汁。 食器的鼎和簋在全期盛行而不衰,不僅出土數量多,形制也很多。尤其是鼎,在史前便已形成,歷春秋戰國以迄漢仍很盛行。簋則晚至商代晚期始發現,西周晚期漸次衰落,至春秋戰國則以敦和豆來代替了。甗和鬲,雖也通行於商周,但不如鼎和簋出土的普遍。盛食物的豆,史前陶器中便已產生,而在商周,也還是發現陶質的,直到春秋早期,上村嶺纔發現銅豆。盛食物的簠和盨,是簋的變形,都是在西周晚期始發現。 2.酒器包括容器、溫器、飲器三類:飲器有爵、角、斝、觚、觶等,觚、觶為圈足,爵、角、斝為三足,故三足器又是溫器;容器有盉、尊、方彝、卣、觥、壺、罍、等,尊等都是圈足,僅盉為三足或四足,故盉又是溫器,另傅還是調和器。此外,勺為取酒器,禁為放置酒具者。 酒器大都盛行商和周初。壺與盉則全期盛行,以至戰國。方彝、爵、斝、觚、觶等酒器,僅在商代晚至西周初期盛行,以後則少見。盛酒器的罍、尊、卣、觥,也祇盛行於商代晚期至西周中期。  3.雜器的盤,由早期以及晚期,全期通行;盂則僅在商代晚期的侯家莊,西周初期的凌源,西周中期的屯溪等出土過,為數不多。匜的出現也很晚,在西周晚期的齊家村的窖穴裏始被發現,直到春秋以後纔盛行。 4.至若兵器,在商殷時代除了少數專為儀仗與殉葬製成的禮器外,在殷墟大都被發現在沒有人骨的灰坑中。換言之,兵器大都為征伐用具。兵器重要者有:鑿兵的斧、刺兵的矛、勾兵的戈和戟、短兵的刀,射遠兵的矢鏃等。各時代各器類的消長,關係於當時的習尚。 5.樂器重要者有鉦、鈴、鎛鐘等,因大小、懸執及用途而異。 樂器的鉦在商代晚期,發現得很多,以後就沒有這類樂器。鐘發現最早的為西周中期普渡村長甶墓的一組三件四的甬鐘,以後由西周晚期以迄春秋戰國,都頗盛行。到了戰國,一些奩、鏡、爐、鐙、帶鈎等用品盛行,則已是禮樂器的結束期了。 資料出處:http://ap6.pccu.edu.tw/Encyclopedia/data.asp?id=10344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青銅器酒器雜器食器兵器商代禮樂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