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ass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公共行政應前瞻未來,勇於冒險,以創造社會的福祉。因此,何人曾指說:「公共行政是個冒險的事業」? (A) 夏福利茲與羅素 ( J.M. Shafritz & E.W. Russell ) (B) 哈特與史考特 ( D. Hart & W. Scott ) (C) 史比哲與艾凡思 ( Q. Spitzer & r. EVans ) (D) 彼得斯與沃特曼 ( T. Peters & R. Waterman ) ~解析 : 羅聖朋 ( Rosenbloom ) 教授認為「公共行政運作」之「主要原則」有「四個」,分別說明如下 : 一、「公共利益」( Public interest ) : (一)「企業經營」的「主要目標」,乃在「追求私利」而「公共組織」的「存在目的」,則在「體現公共利益」。 ※ 因此,「公共行政」的「運作方式」,必須「符合」某些「崇高」的「道德規範」。 (二)「公共行政」的「核心關鍵」,乃在要求「行政人員」能夠「表達」和「回應」→「民眾」的「利益」,如此,「民主政治」才得以「開展」。 (三) 相對的,「私人企業」是以「追求自身」之「經濟利益」來「提供社會」之「一般福利」。 二、「主權」( Sovereignty ) : (一) 所謂「主權」,是指「政治社群」之中有一個「至高無上」的「政治權力」與「權威」: 1. 在「民主國家」中,「主權」是屬於「全體民眾」,唯「民眾」可透過「選舉代議士」的「管道」來表達「主權意思」; 2. 另一方面,「行政機關」與「公務人員」亦可成為「公眾信託」( public trust ) 的「主要代言者」。 (二) 一般而言,「行政機關」成為「主權受託者」,其「行政行為」除了具備「合法拘束力」之外,尚應表現以下幾種「屬性」: 1.「行政機關」應負責「公共政策」的「制定」與「執行」,因其已擁有「正當」且「合法」之「角色」。 2.「行政機關」應該動員「政治支持」的「力量」為其「政策倡導」和「政策辯護」。 3.「行政機關」應該具有「社會代表性」,表達「社會不同」的「聲音」,站在「多元主義」之「立場」。 4.「公共行政」的「事業」需要有「旺盛企圖心」和「長遠」的「眼光」面對「未來」的「變遷」。 ※ 故夏福利茲與羅素 ( Shafritz & Russell ) 曾說 :「公共行政」是個「冒險」的「事業」。 三、「市場」( Market ) : (一) 有關「公私」的「差異」在「市場」之中又呈現另一面貌 : 1. 在「政府機關」中,「產品」或「服務」的「銷售」無須面對「自由競爭」的「市場」,其「產品」的「標價」往往屬於「預算編制」的「例行業務」中,早就被訂好了。 2. 甚至其「歲入」也都經由「稅收」而來,而非「使用者付費」。 ※ 所以「政府機關」的「運作」,不是「合法」的「壟斷」,而是在「法定」的「價格」下「提供服務」。 3. 不過,「政府」之「行政運作」並非「完全」不受「市場」之「影響」。 ※「市場」仍是一個「相當有用」且「受重視」之「機制」。 4.「政府」的「運作」有別於「市場價格」的「考量」,如 : (1)「政府」所「提供」的「財貨」與「勞務」多屬於「公共財」或「準公共財」。 (2) 有些「公共財」的「提供」雖然可透過「私人管道」為之,但是當「直接使用者」須為之「付出可觀」的「代價」時,「政府」便有「義務」加以「處理」。 (3) 若干「公共財」如「教育」或「社會福利」,在「過去」是由「私人」提供「慈善機構」經營,但是基於「公共利益」的「考量」→「政府」應扮演「主導角色」,不宜落在「私人」後,而宜以「公善政府」為「先」。 5. 由於「政府」提供「服務」不能由「市場公開買賣」,所以難以「決定」和「評量」其「產品」的「價值」。 ※ 只能以「替代衡量」來「決定」→ 但其「成本太高」。 四、「憲政體制」( Constitution ) : (一)「公共行政」之「公共性」,必須藉由「憲政體制」才能「實現」。 (二) 艾克敦爵士 ( Lord Acton ) 曾說過 :「權力」有「腐化」之「傾向」→「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 (三)「國家」為了「防止權力」過度「集中」形成「濫權」,乃「設計」了「分權」與「制衡」的「憲政體制」,作為「治國」的「依據」。在此「設計」下,對於「公共行政」的「影響」有四 : 1.「公共行政」須面對「總統」、「國會」與「法院」三位「主人」。而且必須與「行政機關」、「國會」、「法院」及「總統」營造出「夥伴」關係。 ※ 申言之,「公共行政」必須對「不同權力核心」,予以「回應」。 2.「公共行政」面對的「多元權力核心」,不但「分割」了「公共組織」的「權力」,也使得「政策」的「執行」不易「推動」,而且這些「權力核心」之「互動」與「競爭」,更增加「協調整合」的工作「備極艱辛」。 3.「聯邦憲政結構」締造了「聯邦主義體系」,其雖力主「權威」與「資源」的「共享」,但卻使得「行政運作」的「統合」更形「困難」,其「行政多元」更加「明顯」。 4.「公共行政」的「價值」,並「不能純粹」反應「效率」的「觀點」,甚至「效率」的「價值」須「臣服」於「政治原則」和「法律考量」之下。 ※ 例如,「政治表達」與「正當程序」之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