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主題:秦晉殽之戰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秦晉殽之戰》記的是魯僖公三十二年和三十三年的事(西元前627)。而關於秦晉兩個大國交戰的原因,應追溯到僖公三十年(前630)。那一年秦晉兩個大國曾以盟國聯合包圍了鄭國。鄭國要解圍,就著手瓦解秦晉的聯盟。於是派老臣燭之武夜間從圍牆墜城而出,說服秦穆公,舍鄭以為東道主。秦穆公答應了,跟鄭講和把大軍撤走,並留下杞子、逄(pang)孫、楊孫三人代鄭設防,實際起監示作用。秦國一撤軍,晉國孤掌難鳴,晉文公(重耳)也不得不退步。秦晉間因此埋下了不和的種子。本文所寫的這種不和,到了僖公三十二年便加劇了矛盾。 這年冬天,晉文公去世,秦穆公認為稱覇的時機已到,想吞併鄭國,向東方擴張。這顯然侵犯了晉國的利益。雙方都想稱雄中原,矛盾日趨尖銳。秦穆公得到杞子發自鄭國的裏應外合的密報,為此,秦穆公徵求蹇叔的意見。蹇叔據理勸阻,秦穆公不聽,終於決定發兵襲鄭。未曾料到鄭國已有準備,加上秦軍自身的錯誤,襲鄭失敗,不得不退兵西歸。晉乘機在殽山追擊秦軍,秦軍大敗,三帥被虜。這就是所謂殽之戰,以秦敗晉勝而結束。   燭之武退秦師 《左傳》 【題 解】本篇見于《左傳》僖公三十年(前630)。在僖公二十八年發生的城濮(在今河南陳留縣)之戰中,晉文公戰勝楚國,建立了霸業。僖公二十九年,晉、周、魯、宋、齊、陳、蔡、秦在翟泉(在今河南洛陽)會盟,晉國在會上「謀伐鄭」。僖公三十年,晉國和秦國合兵圍鄭。圍鄭對秦國沒有什麼好處,鄭國大夫燭之武看到這點,所以向秦穆公說明利害關係,勸秦穆公退兵,然鄭、秦結盟,讓秦國在鄭國駐軍,秦穆公因此退兵,晉文公也只得撤退,一場戰爭被瓦解了。 本篇以對話著名。有鄭文公與燭之武的對話,有燭之武與秦穆公的對話。燭之武對鄭文公的話裡有話;對秦穆公說的話,完全看到了秦、晉間的矛盾,看到圍鄭對秦、晉的利害關係,所以能打動秦穆公。最後寫子犯請擊秦軍,晉文公不同意,這裡預伏後來的秦晉殽之戰。  【原文】  九月甲午1,晉侯、秦伯圍鄭2,以其無禮于晉3,且貳于楚也4。晉軍函陵5,秦軍晉南6。 佚之狐言于鄭伯曰7:「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 夜縋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8。越國以鄙遠9,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10?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11,行者之往來12,共其乏困13,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許君焦、瑕14,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厭之有15?既東封鄭16,又欲肆其西封;若不缺秦17,將焉取之?缺秦以利晉,唯君圖之!」 秦伯說18,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揚孫戍之19,乃還。子犯請擊之20。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21。因人之力而敝之22,不仁;失其所與23,不知;以亂易整,不武24。吾其還也。」亦去之。 ── 選自《十三經註疏》本《左傳》 【譯文】 九月甲午日,晉侯和秦伯合兵圍困鄭國,因為鄭伯曾經對待晉侯沒有禮貌,並且懷有二心親近楚國。晉國軍隊駐紮在函陵,秦國軍隊駐紮在汜水南面。 佚之狐對鄭伯說:「國勢危急了!倘派燭之武去見秦君,秦兵一定退去。」鄭伯聽從了他的話。燭之武推辭道:「我的壯年,還不及人;現在老了,不能做什麼了!」鄭伯說:「我不能及早重用您;現在碰到急難來求您,這是我的過錯。然而鄭國滅亡了,對您也有不利!」燭之武答應去。 在夜裡用繩子捆住身子從城上掛下去。見秦伯說:“秦晉合兵圍困鄭國,鄭國已經知道要亡了!倘使滅掉鄭國對您有好處,我怎麼敢用這件事來煩勞您。越過晉國把遠處的鄭國作為秦國的邊界,您知道它的困難;怎麼能用滅掉鄭國來加強鄰國?鄰國實力的加強,即您實力的削弱。倘使放棄進攻鄭國,作為您東路上的主人,您的外交使者的來往,鄭國可以供給他們資糧館舍,對您沒什麼害處。況且您曾經對晉惠公施恩了;晉惠公應允把焦、瑕兩城給您,可是他早上渡過黃河,晚上就在那裡構築防禦工事,這是您所知道的。晉國怎麼會滿足呢?已經要把鄭國作為她東面的疆界,又要擴展它西面的疆界;倘使不來損害* 秦國,還會到哪兒去擴展呢?損害秦國來使晉國得到好處,只請您仔細考慮吧!” 秦伯聽了高興,跟鄭國人結盟。派杞子、逢孫、揚孫在鄭國駐防,才回去。子犯請求發兵攻打秦軍,晉文公說:「不行!不是這個人的力量我到不了今天。依靠人家的力量反過來傷害人家,不仁慈;失掉了自己的同盟國,不明智;用戰亂來改變出兵時的整肅,是不武,我還是應該回去。」也離開了鄭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秦晉殽之戰秦敗晉勝秦穆公蹇叔魯僖公三十二年和三十三年《秦晉殽之戰》交戰的原因晉文公(重耳)殽山追擊秦軍燭之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