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主題: 然安知夫縱之去也,不意其必來以冀免,「所以」縱之乎?(歐陽修:縱囚論)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B) 然安知夫縱之去也,不意其必來以冀免,「所以」縱之乎?(歐陽修:縱囚論) 原文: 或曰︰「罪大惡極,誠小人矣。及施恩德以臨之,可使變而為君子;蓋恩德入人之深,而移人之速,有如是者矣。」曰︰「太宗之為此,所以求此名也 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 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縱囚論 安知夫被縱而去也,不意其自歸而必獲免,所以復來乎?夫意其必來而縱之,是上賊下之情也;意其必免而復來,是下賊上之心也。吾見上下交相賊以成此名也,烏有所謂施恩德與夫知信義者哉?不然,太宗施德于天下,于茲六年矣。不能使小人不為極惡大罪,而 一日之恩,能使視死如歸而存信義,此又不通之論也。」 翻譯: 有人說:「罪大惡極的,的確是小人了,但是到了用恩德對待他,也可以使他變為君子。大概是恩德感動人心的深刻,改變人性的速度,就會這樣的了。」我說:「唐太宗做這件事,為的是求得恩德感化人的美名。然而,我們哪能知道在釋放死囚犯的時候,不是料想囚犯他們一定會回來以求得赦免,所以才放了他們的呢?我們又哪能知道那些囚犯在被釋放回去的時候,不是料想自動回來一定會獲得赦免,所以才又回來的呢?(唐太宗)料想死囚犯他們一定會回來才把他們放了,這是上面的人揣摩下位者的心理;(死囚犯)料想一定可以獲得赦免才又回來,這是下面的人窺測上位者的心理。我只看見上位者與下位者互相以不正當的居心去揣摩對方的心 意,來成就這種美名,哪裡有什麼施恩德和知信義的事呢?否則唐太宗施恩德於天下,到縱囚時已經六年了,還不能使小人不犯大罪惡。然而只是一天的恩德,就能使死囚視死如歸,而且守信義,這又是不通的論調啊。」   轉錄自:http://blog.yam.com/joan111edu/article/8689226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歐陽修縱囚論不意其必來以冀免不通唐太宗然安知夫縱之去也赦免「所以」縱之乎上賊下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