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秦師入滑(左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秦師入滑(左傳)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於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    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遇之,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    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於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糜鹿,以閒敝邑,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楊孫奔宋。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滅滑而還。 注釋   一、左右:指戰車上左右的兵士。免冑而下:免,脫也。冑:頭盔。脫帽下車以略示敬意。   二、超乘:超是跳也。躍而上車曰超乘。超乘以示勇敢的輕佻行為。三百乘:三百輛。   三、輕而無禮:輕是輕佻、輕狂。經過天子國都城門,理應卷甲束兵(收藏武器),今僅免冑,且超乘示勇,故曰:無禮。     脫:疏忽、疏略。指沒有紀律。   四、弦高:鄭國的愛國賢士,隱於商。鄭穆公以其存國有功,欲賞之;弦高推辭不受,全家遷往東夷,終身不返。市:買賣貨物。   五、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熟皮曰韋。乘ㄕㄥˋ,四也。左傳孔穎達正義:「乘車必駕四,因以乘為四名;禮言乘矢謂四矢,此言乘韋謂四韋也。」(四韋:四張熟牛皮。)犒師:勞軍。     古者獻遺ㄨㄟˋ於人,先輕後重;韋輕牛重,故以韋先牛。弦高本以韋及牛至周為市,路遇秦師,遂移以作犒,陽(明白)示鄭國已知之,而有防備。   六、寡君:寡德之君。為人臣對外自稱其君之謙稱。指鄭穆公。   七、吾子:相親之稱,你們。子為男子之美稱。   八、步師:行軍。   九、腆:ㄊㄧㄢˇ富厚。   十、淹:久留、停留。   十一、居:住宿。具:準備。積:芻米菜薪。芻:餵牲畜的草料。   一夕之衛:一晚的保護、守衛。   *且使遽告於鄭:使:派人。遽:疾速;乘車;傳車。   十二、視客館:客館為秦國代表杞子、逢孫、楊孫所住的館舍。表示偵察其動靜。   十三、束載厲兵秣馬:束矢、載弓、磨兵刃、餵馬。表示等待秦軍到來,以為內應。束載:整束東西,載之車上。     辭:辭謝。   十四、唯是脯資餼牽:唯是,唯恐(加強語氣)。脯,乾肉。資,糧榖、貨財。餼ㄒㄧˋ,生肉。牽,牛羊豬之屬。餼牽:生的牛羊豬的肉。竭:盡、吃完了。   十五、原圃:鄭國畜養禽獸的地方。指圃田澤。   十六、具囿:秦國畜養禽獸的地方。   十七、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言可自獵取麋鹿以節省本國之供給。其:原圃。閒:簡省、閒空。     *「奔」字代表走漏消息了。克:勝利。不繼:沒有後援。   十八、吾其還也:其,將然之詞。   僖公三十三年  秦師入滑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於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 語譯: 魯僖公三十三年春天,秦國軍隊經過周天子都城北門,戰車上左右的士兵脫去頭盔下車步行,(走到一半)跳上車的有三百輛。王孫滿年紀還很小,看到這種情形,就對周襄王說:「秦國軍隊輕佻又沒有禮節,一定會失敗。太輕佻就會缺少謀略,沒有禮節碰到事情就會很疏忽;進入很危險的地方碰到事情很疏忽,又不能有謀略,能夠不失敗嗎?」    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遇之。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  語譯:  (秦國軍隊)到了滑國,鄭國商人弦高,將要到周天子都城做生意;遇到秦國軍隊,就先用四張熟牛皮再用十二條牛犒賞秦國軍隊,說:「我們鄭國國君聽說各位將軍將要率領軍隊步行通過鄭國,很膽敢派我來犒賞你們的軍隊;我們鄭國並不是很富厚,為了你們秦國軍隊長久在外停留,要住在鄭國我們就替你們準備一天的糧食,要走的話我們就提供一個晚上的防衛。」並且趕快派使者回去向鄭國報告。      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於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揚孫奔宋。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滅滑而還。   語譯: 鄭穆公派人去偵察秦國將軍所居住的館舍,發現(秦國將軍)束矢載弓,磨治兵器,餵飽馬匹了。(鄭穆公)派皇武子去辭謝,說:「各位將軍長久滯留在我們鄭國,因此乾肉、糧穀、生肉、牛羊豬之類的牲畜都吃完了。為各位將軍你們將要出發,鄭國有一個「原圃」,就如同你們秦國有「具囿」一樣;各位將軍你們去獵取一些糜鹿(當做食物),讓我們鄭國清閒一下,如何?」杞子就逃到齊國,逢孫、楊孫就逃到宋國。孟明說:「鄭國有防備了,不可以希求些什麼了。攻打它不能戰勝,包圍它又不能有後援,我們還是回去吧。」於是滅了滑國就回去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秦師入滑左傳先秦文學超乘輕而無禮厲兵秣馬脯資餼牽入滑具囿原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