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e
阿摩第 5 期

大一下  

1805
◄ 返回列表 回覆
 0 

【國外】不堪慈善彈藥轟炸 英國92歲婦人躍落峽谷

發表于: 2015/06/08


作者: 許銘洲/綜合報導 | 民報 – 2015年6月8日 上午11:00. . 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5月底報導指出,英國一位92歲,義賣罌粟花飾品婦女,5月初跳河自盡,結束她長達76年,奉獻給慈善事業的傳奇一生。原因是,她被「冷酷募款人」(Cold Callers)的求助電話,包圍催逼,以致走投無路,選擇跳河自盡。 英國《BBC》中文網6月5日一篇專文也報導指出,聽說過「chuggers」一詞?它是2個英文詞,「charity」(慈善)與「muggers」(打劫者)合二為一。意思不言自明。每年11月前2週的陣亡戰士紀念日期間,英國布里斯托(Bristol)中世紀時代的大教堂西北門廊外,都會看到一個賣罌粟花飾品(中文也稱虞美人),老婦人熟悉的身影。這位女士名叫庫克(Olive Cooke),在陣亡戰士紀念日2週期間,從早上10點到下午4點,她一律現身教堂側邊的義賣現場,76年來風雨無阻。 早在1938年,當時年僅16歲的庫克,開始幫忙退伍老兵協會義賣罌粟花飾的募款活動。二戰期間,加入英國海軍的庫克丈夫,哈西-也由(Leslie Hussey-Yeo),於1943年因參加進攻義大利西西里的行動陣亡,當時21歲守寡的庫克,從此將畢生獻給慈善事業。 92歲的庫克,是英國賣罌粟花飾用來募款,為期最久的紀錄保持人。英國退伍老兵協會為此頒授給她榮譽勛章。英國首相卡梅倫在去年特別為她頒發「光亮之點」(Points of Light)獎。5月間庫克的告別式,布里斯托市長阿勒斯蒂(Alastair Watson),用「城市之寶 」(city treasure)一辭,來表彰庫克女士一生的義行. 善心成為負擔 5月初,庫克女士走了,走的令人震驚,令人扼腕。她從布里斯托市Clifton吊橋,躍身墜入阿蒙峽谷(Avon Gorge)。 庫克晚年患有憂鬱。她在留下的遺言中表示,對活下去「失去信心」。但了解她的親戚、朋友、鄰居們知道,行善一生的庫克,善心行為的終局,卻可能造就難以承受的重擔。庫克不但賣罌粟花飾品為公益募款;還把每月養老金中的大部分捐獻出來,給多家慈善組織。其家人在清理她遺留的帳戶時,居然發現到27筆,給不同慈善組織的現金轉帳設定(即每月把設定的現金數額,直接轉到慈善機構帳戶)。 庫克女士生前最後幾個月,一次接受當地地方媒體採訪時,庫克表示,慈善組織寄來的求助信「我每封必讀,而我的問題是,我讀了以後放不下來,我說不出『不』字。這些故事在利用人們的慷慨善意」。 庫克生前最後的歲月裏,平均每個月,收到慈善組織的制式求助信,多達260封。當她的養老金實在無力繼續負擔她的善心承諾之際,她對數家慈善機構,取消了現金轉帳,結果,被慈善組織一通又一通的電話包圍。 每天都去看她的鄰居厄爾利說,每次去看她,她家裏的電話,總是響個不停,而且庫克總是接電話、並說明解釋。剛放下電話,電話鈴又響起了。厄爾利說,到最後,庫克筋疲力竭了。庫克也說,她覺得很內疚,不能為慈善機構捐更多款項,她覺得有壓力,覺得力不從心。 募款行為職業化 庫克的遭遇經媒體披露,一石激起千層浪。庫克的經歷觸動了許多人的不捨。慈善捐助給庫克帶來的壓力、負擔、負疚感,對不少人而言,都曾切切感同身受。 近來英國政府,給慈善組織的撥款連年削減、各種慈善組織卻在不斷增多,加上打著慈善旗號上門收斂捐贈物品,然後轉賣二手貨盈利的慈善販子,從此糾纏不清,黏住了慈善捐助人。也有越來越多的慈善組織,花高薪雇用專業人士,就像經營企業一樣運作。有的大型慈善機構人員的高年薪,甚至超越內閣首相、財政相的例子,屢有所聞。 雇員則迫於募捐額度目標,變得更像「強賣推銷員」(此處特別指明,係指慈善組織雇用的職員;而非分文不取、無償,為慈善組織奉獻的廣大義工)。幾乎每天,每家信箱裏,都能收到來自慈善組織的募款信件。包括有受虐兒童、受虐動物、受虐環境,無家可歸難民、流浪街頭的乞丐…每一封信都訴說著令人心碎故事, 一雙雙乞求的淚眼。心狠一點者,直接把信丟入廢紙回收箱;心軟者,像庫克一樣,一打開信件,就放心不下。 捐助變成索求常態 庫克去世之後,包括《BBC》在內的多家媒體討論,特別突顯一項問題,即人們覺得慈善組織的募捐手段,顯得越來越咄咄逼人。競爭壓力之下,少了一份溫情,多一份銅臭;少了一份關愛,多一份索求。 一位曾在一家盲人慈善組織工作的前雇員爆料說,一位老婦人在電話中特別說明,她的捐款只給幫助聾啞人士,因為她的兒子是聾子。這位雇員對她表示感謝,最終並沒有接受這位女士的捐款,結果被主管狠批,說她沒有堅持說服對方,讓機構丟失一個「目標」。 一些曾經給慈善組織捐款者,另一共同感受是,慈善組織讓人感覺「不敢沾粘」,一旦「被粘上了」就擺脫不了。自願捐助者,今朝卻變成「道德勒索」的受害者。 一旦停止捐款,懇求的信件,以及沒完沒了的電話,就一直打進來,讓人不勝其煩。當然,電話可以不接、信可以不看,但出門碰頭碰臉的「chuggers」讓你躲也躲不開。「chuggers」是兩個英文詞,「charity」(慈善)與「muggers」(打劫者)合二為一,弦外之音的諷刺意味,不言自明。 這些「chuggers」,跟一些義務為慈善組織募捐的義工完全不同,一眼就能認出來。他們多是20歲出頭的小伙子,受雇於慈善組織,而他們的「工資」則來自善募金額的「提撥」。英國人,是個樂善好施民族。慈善捐助也植根於社會血脈、文化傳統。慈善組織需要募捐,但募捐的基石是「信任與自願」。一旦,求助變成需索,慈善就迷失方向與初衷。 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指出,針對庫克女士之自殺,國會議員史伯勒(John Spellar)質詢時指出,全國各地都有仰賴退休金維生的民眾,成為部份慈善機構(或詐騙集團),泠酷壓榨的受害者。英國司法大臣葛瑞林(Chris Grayling)表示,這類善募機構的典型「不適切行為」,政府部門,擬提出「慈善規範法」(Charities Bill),藉以管理慈善機構的不當勸募行為。 英國《每日郵報》(The Daily Mail )專欄作家珍摩爾(Jan Moir)語氣強烈表示,對於那些假慈之名的搶劫犯(charity muggers),常常對人丟擲(假藉善心的)罪惡爆炸物(guilt grenade),卻能消遙法外,實在讓人驚奇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