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sh Wu
阿摩第 5 期

高一下  

45511
◄ 返回列表 回覆
 0 

【國內】學者:女性主義變身資本主義女僕

發表于: 2013/10/16


【記者李威撰整理報導】任教於美國紐約新社會研究學院(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的知名女性主義學者佛雷塞(Nancy Fraser),在《衛報》的一篇評論指出,女性主義運動從批判資本主義的剝削起家,如今卻出現效力於資本主義的情形。

佛雷塞表示,作為一名女性主義者,她總是假定爭取女性解放,可以打造一個更平等、更公正、更自由的美好世界。但她認為,女性主義者提倡的某些觀念,正朝著截然不同的目標邁進,擔心女性主義者對於性別歧視的批判,反而讓新型態的不公平與剝削問題變得更為理所當然。

兩條自由主義路線

佛雷塞表示,這個殘酷的翻轉結果,女性解放運動將捲入新自由主義建立自由市場社會的工程。這個現象解釋了為何曾是基進觀點的女性主義思想,逐漸變成以個人主義的口吻被表達出來。

女性主義者曾經批判職場競逐,現在卻建議女性要「挺身而進」(lean in)。曾經高唱社會團結的女性主義,現在卻開始褒揚女性企業家。曾經重視「關懷」(care)與互相扶持,如今卻鼓勵個人發展升遷與功績主義。

在這一變化的背後,資本主義也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從戰後的國家管制型資本主義(state-managed capitalism),蛻變成去組織化、全球化、新自由主義式的資本主義。第2波女性主義挑戰前者,卻成了後者的女僕。

佛雷塞表示,爭取解放的女性主義運動,同時朝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邁進。第一幅景象向我們預告了性別解放、參與式民主及社會團結彼此手牽著手的世界;第二幅景象向女性許下諾言,未來可以跟男人一樣,擁有同等的個人自主、更多的選擇以及憑功績來決定成就高低。

佛雷塞指出,女性主義近幾年朝第2條路線靠攏,解決了路線矛盾的問題。但是,女性主義者不再是新自由主義底下被動的犧牲者,而是貢獻3個重要觀念,助長新自由主義的發展。

投身市場 卻遭剝削

第一項貢獻是女性主義者對「家庭薪資」(family wage,維持家庭所需的薪資)的批判,也就是攻擊國家管制型資本主義的「男主外,女主內」現象。但這一批判現在卻效力於彈性資本主義。

彈性資本主義特別仰賴女性勞工,尤其是製造業的低薪工作,工作者有相當多的年輕單身女性、已婚婦女及有孩子的女性。大量女性湧入全球各地的勞動市場,國家管制型資本主義所強調的家庭薪資,被雙薪家庭給取代。

雖然女性投入市場,面對的卻是被壓榨的薪資水準、縮減的工作保障、降低的生活水平、遽增的工時、兩班制(或三班制、四班制)的惡化。

新自由主義透過女性培力(empowerment)的論述,巧妙地訴諸女性主義者對於家庭薪資的批判,將剝削加以正當化,結果遏止女性解放的夢想,讓女性投入資本累積的引擎。

削弱對經濟不公的批判

女性主義對新自由主義的第2個貢獻,就是削弱對於經濟不公的批判。佛雷塞指出,國家管制型資本主義底下,女性主義者正確地批判了狹隘的政治願景,因為該願景將注意力放在階級不公,卻無視於家暴、性侵或生殖壓迫等「非經濟性不公」。

對經濟主義的拒斥,以及「個人」的政治化,女性主義者拓寬了政治議程,挑戰社會所建構的性別差異,以及在這個差異之上所確立的階層秩序。

佛雷塞表示,照理來說,爭取公平正義的努力,會同時擴及文化與經濟的面相。但實際結果卻是單方面地聚焦在「性別認同」問題,犧牲了奶油與麵包。更糟的是,女性主義者轉向認同政治,正好與崛起的新自由主義巧妙地接合在一起。

她表示,新自由主義主要追求的是壓抑一切對於社會平等的緬懷,而女性主義者應當加倍關注政治經濟議題的時候,卻集中火力攻擊文化的性別歧視。

將小額信貸視為培力

女性主義對於新自由主義的第3個貢獻,就是對福利國家的家父長制所進行的批判,而該一批判正好與當時新自由主義對「保姆國家」的宣戰匯流在一起。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小額信貸」,也就是在南方國家,銀行提供小額貸款給貧窮婦女的計畫。相對於由上而下、官僚式的國家計畫,取而代之的小額信貸,被當作是由下而上的女性培力計畫。小額信貸被推廣成為解決女性貧窮及地位低下的良方。

然而被忽略的是,小額信貸風行的同時,國家正好放棄了大型的、結構性的抗貧計畫,但小型借貸卻無法取而代之。女性主義的觀念支持了新自由主義,原本希望賦權給所有公民,將國家權力還到人民手中,結果現在被用來替市場化及國家撙節做辯護。

上述種種情況,使得女性主義朝自由主義式的個人主義靠攏。但佛雷塞表示,另一條強調團結的路線並未死絕,當前的危機,正好是復甦這一路線的時刻,重新將女性解放的夢想與社會團結連接在一起。

告別危險觀念的做法

佛雷塞認為,要達到這個目的,女性主義者需要告別這3個與新自由主義結盟的危險觀念。首先,批判家庭薪資與彈性資本主義之間的連結必須被打破,像是原本無償的勞動(如照顧工作)要給予薪資。

再來,佛雷塞認為,對抗奠定於男性文化價值的秩序時,應該加入對於經濟不公的批判。最後,批判官僚與自由市場基本教義派的虛假連結必須被切斷,主張參與式民主,作為增強公眾權力的手段,藉此限制資本,達到追求公平正義的目的。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