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Sun
阿摩第 4 期

高二上  

99557
◄ 返回列表 回覆
 0 

【高中】教育論壇:專業與民主 校長贏得肯定的關鍵

發表于: 2014/01/29


羅德水

為表彰校長對教育的貢獻,教育部自93年開始辦理「校長領導卓越獎」,以「教育理念與經營策略」、「辦學績效」做為評選指標,目的在激勵校長形塑學校教育的優質文化,使教育能邁向卓越的理想,「102年度校長領導卓越獎」,計有國小組7位、國中組4位及高中職組4位校長獲選。

儘管各方對校長一職的角色期待未必一致,但從「領導卓越獎」的名稱,已能清楚得知「領導校務發展」就是教育部對卓越校長的定義,無可諱言,校長自然必須「引領校務發展」,惟所稱「領導」顯然無法完全描述校長的角色,過度強調「領導」,在講究專業、民主、多元的現代學校教育裡,恐怕也不見得全然有利於教育的專業發展。

如何評價卓越校長

即便吾人暫不爭論校長一職的「領導」意涵,站在第一線教育工作者的角度,對所謂「卓越領導」的評價指標,顯然也與教育行政大相逕庭,相較於行政部門說穿了的績效管理指標,基層教師評價卓越校長的角度係出於教學現場的觀察。

一、校長應有民主法治涵養:一般而言,學校體系的「領導」,無論就組織脈絡或首長的領導風格而言,無疑都偏向傳統的威權領導模式,威權領導著眼於效率、一元化、或所謂的校園和諧,卻與校園多元化與民主化背道而馳,殊難想像,一位缺乏民主涵養,將校園一言堂錯解為和諧穩定的校長,要如何營造多元的校園文化?一個缺乏基本法治概念的校長,又要如何依法治校?

二、校長應具備教育專業素養:教育做為一項專業,無論校長是否為「首席教師」,理論上均應比一般教師具有專業素養,然而,回到教學現場,敢於承認教育專業高於教師的校長幾希?願意公開進行示範教學的校長又有幾人?或云,校長實際上負責行政領導,如何苛責其教學專業?實則,即便是校務行政,諸如,師生權利義務、不適任教師處理流程、學生輔導管教技巧、校園霸凌處理機制等重要校務行政,觀諸校長對校園危機之處理,有待加強的校長又豈在少數?

三、校長應有抗壓性:持平來說,校長的專業不彰,有的確實出於校長本身低落的民主法治素養,以及貧乏的教育專業,基本上,只要願意對症下藥,這些缺乏專業的校長都能有成長空間;相較之下,更加等而下之的情形是,校長明知教育法規與教育專業,卻仍選擇屈服外在壓力,為了自身利益不惜出賣教育工作者的靈魂,依此,最不為官方重視的「抗壓性」,反而是教育人員評價校長表現時最在意的指標。

提升校長專業能力

多數校長原來也是教師出身,值得討論的是,為何當教師成為校長之後,不少校長的表現卻離一個專業教育人員越來越遠?職是,我們樂見教育部表揚傑出校長,卻也必須從根本思考,實質的校長終身制是否有益於教育?茲提出以下建議:

一、建立校長校內授課制:教學與行政工作是校務發展的兩翼,一個優質的校長必須熟稔行政工作,並能以專業帶領教學團隊,然而,長期以來台灣的中小學校長偏重校務行政領導,多數校長缺乏教學專業著墨。讓人不解的是,有校長排斥在本校授課,卻熱衷在外校兼課,筆者以為,建立校長校內授課制是樹立校長專業權威的第一步,校長如未能先在校內授課,應禁止其在外校兼課。

二、落實不適任校長退場:理論上,中小學校長實施遴選後,應進一步建立校長任期制,惟實際上,官方每每發動行政作為維護校長的終身任用,我們建議,各主管機關應定期儲訓候用校長,落實對校長的考評,並建立不適任校長的退場機制,以維護教育品質。

三、學校委員會不宜變更:20年來,就法制面而言,校園民主法治已逐步確立,但實際觀察校園內的各種權力關係,大多時候,校長仍扮演著「人治」的角色,校長協會部分幹部也不時流露渠等對威權領導的渴望。實質上,重要校務均已建立合議制委員會運作,校長、行政同仁、專任教師都應該成為校務的重要參與者,引進非專業人士進入學校委員會,也無法因此回復校長的威權領導,建議專任教師積極參與校務,落實專業治校。

四、強化校長勞動人權:勞動教育不僅在學校體系不被重視,就中小學校長養成而言更是付之闕如,校長缺乏基本勞動人權概念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在教師工會已然合法成立的此刻,多數中小學校長竟不解勞動三權為何物,也完全沒有與工會對等協商的認知與準備,部分校長甚至不時發出讓人不知今夕何夕的反動言論,要終結這些亂象,必須強化候用校長與現職校長的勞動人權素養。

必須承認,校長一職確在校務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惟威權領導不會造就卓越,專業與民主才是校長贏得肯定的關鍵。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圖說)教育部2007年9月19日在台北縣府舉行96年度校長領導暨教師教學卓越獎頒獎,部長杜正勝希望鼓勵老師在教學上投入、在教法上創新,落實以學校、老師、學生為本位的教育改革目標。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