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e
阿摩第 5 期

大一下  

1805
◄ 返回列表 回覆
 0 

【國內】日本5G政策 給台灣的省思

發表于: 2015/04/19


工商時報【資策會MIC產業顧問張奇】 日本電波產業協會(ARIB)最近公布日本5G白皮書,相較於兩年前全球主要國家紛紛提出5G的政策與規畫方向,日本政府對於5G的應對措施,感覺近日才開始要急起直追,但在民間企業方面,NTT DoCoMo其積極度稱得上是名列全球前茅,如其社長加藤薰在去年表示最快可在2015年推動5G通訊,讓日本部分都市就能開始使用這項超高速通訊服務。 而要擔負起日本5G商用化掌舵人角色的組織,就是「電波政策願景懇談會」,其定位為「5G研究開發、進行標準化、國際合作、針對策略性方向擬定的產官學合作推動組織」。總務省電信管理局負責管理5G商用化的電信部行動通信課長布施田英生表達強烈的意願「針對在2020年能夠確實提供5G商用服務,希望產業界能夠架構出相對應的組織體制」。總務省的想法應該是希望能夠針對2020年透過產官學的合作加速5G技術開發及推動。 另一個組織「推廣協議會」其任務是在國際合作中代表日本擔任連絡窗口的角色。如韓國和歐洲宣布將共同推動5G商用化等,可以看出推動5G商用化的各個陣營已經從彼此競爭的立場,開始轉變態度尋找是否有合作的機會。會有這樣的發展,主要是因為5G商用化已被確認不能只靠單一國家或是單一陣營就能因應的問題。 對於推廣5G的措施,其實也希望能夠透過產業振興-大幅提升網路環境的完備性,同時提高日本的國際競爭力。日本的ICT產業,尤其是在海外市場發展顯得有些落後的通訊基礎設備供應商加以連結更是一大課題。對供應商來說,不僅僅只是要致力於5G技術及產品的開發,更重要的是要針對2020年的全球市場打造競爭的基礎。 日本曾表示在2015年要取得新的300MHz頻寬,到2020年還要再獲得1500MHz頻寬,當時受到各界廣大的注目。這次所提出的「頻譜政策願景」就整體大方向而言,「從4G到5G甚至6G的無線網路、頻譜利用將成為引導日本社會及經濟發展,以及為下一個世代的社會基礎設施」的基本原則已經是被確認的。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觀點被提出,那就是「不僅僅是從工業、社會、商業的角度,更應該從人民、消費者的觀點來探討,對於人民來說,包括頻譜價值還原在內的頻譜利用」,也就是所謂的「頻譜利用的社會責任」。 為了因應5G新時代的來臨,人才的培育也是一項重要的課題。日本行動電腦促進會(MCPC)等組織也紛紛提案人才資格認證制度的建立,以培養能夠具有全面應對無線技術與IP關連的技術人員。尤其是在商業上能夠有營收的還是必須仰賴上層服務應用的虛擬世界設計人才,因此如果能有更多懂得系統設計的人,將有助業者新服務的推出,5G網路也就可以發揮更大功能,因此可以說5G技術人才的培育為日本能否實現通訊強國目標的關鍵。 反思我國,在產業結構方面:台灣4G產業過去向來以生產研發終端及零組件為強項,局端則是一大缺口,反觀日本過去在局端能量雖未能跨入國際領先集團,但相較於我國仍具有相對優勢,因此台灣未來5G對外合作策略,除了高不可及的歐美大廠外,也或可考慮台日合作,尤其是與民間的合作。在頻譜方面,台灣目前共發放270MHz,未來五年至2020總容量可能規畫至650MHz,相較於日本的1500MHz規畫明顯少了許多,沒有頻譜業者就沒有機會提出高頻寬需求的新應用服務。 從應用方面發展思考:日本ARIB及推廣協議會目前雖然僅對5G生活應用點出方向,但NTT DoCoMo已規畫未來應用中項目:如全息影像傳輸、穿戴式終端互連、AR教學應用等,由於NTT DoCoMo也是歐盟發展5G的行動與無線促進資訊社會組織(METIS)中負責未來生活情境應用規畫的主席,台灣可考慮如何與其展開長期的共利性合作,並多思考具有比較優勢的應用發展。 在投入資源方面,台灣未來兩年計畫以23億元台幣投入5G,相較於國際領先國家(如韓國投入450億元,日本尚未統合公布)有明顯差距。在民間企業方面,鴻海則宣示在不與客戶衝突下擬將投入40億元組成200人團隊發展5G;在人才方面,以台灣的產業缺口核心網路為例,台灣學研界在美國USPTO擁有技術專利不超過20人;上述種種台灣發展艱困條件,及參考日本認為5G將引領生活與經濟發展下,政府也應提前思考是否有必要提高政策資源,不把5G僅定義在通訊技術,而以全新5G智慧生活應用產業為目標,並加速發展國內產業與社經需求結合下的結構轉型! (作者為資策會MIC產業顧問張奇)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