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孟嬙
阿摩第 5 期

國二下  

251
◄ 返回列表 回覆
 1 

【心得】難道台灣的未來只能靠繼續壓榨年輕人的血汗嗎? 根本說出了年輕人的心聲阿~~~~~~

發表于: 2013/06/16


夏天到了,蟬聲揚起,阿勃勒垂下眼淚,又一批批大學畢業生從安全的校園走出來,即將走進殘酷的失樂園。 台灣的八年級世代終於要開始他們更辛苦,甚至於更絕望的人生,迎接他們的,將是一個失業和薪水越來越低的社會。

更不堪的是,還得面對那些已經明明擁有決策權力,應該為這些現象負責的官員們的冷嘲熱諷,說這些年輕人只在乎學歷,在學校只會死讀書,沒有學會一技之長,所以學歷再高也沒有用。說他們出了社會還得重新在職場學習,企業還要花錢訓練這批沒有經驗的新人,薪水怎麼高得起來?於是有勞委會的官員向教育部獻計說,為了鼓勵年輕人早一點了解職場的需要和自己的優缺點,應該讓擁有職場經驗的人在二度就學時能夠加分。教育部官員也承認目前台灣的教育制度是直達車式的升學方式,並不理想,但是,如果將職場經驗成為升學的加分,又牽涉到公平性,當然要再回去仔細的研究。

說實話,年輕人也許根本懶得聽官員們再說什麼,所以沒有太多的反彈,可是當我讀到這一段報導後,忽然怒火中燒,心想,這是什麼世界啊?薪水越來越低,怎麼又是年輕人的錯?學校沒有教學生能有一技之長,也是學生的錯?而且這些話竟然是出自一些應該照顧年輕人就業和保障薪資的政府單位主管?

這些官員的傲慢態度常常讓我不敢相信,我猜想,他們一定是活在和我們不一樣的世界!那天深夜,我和幾個朋友剛剛結束每個星期五晚上六點鐘的「反核四 五六運動」,有朋友提議說,我們去探望一下那些坐在勞委會門口已經絕食一百多個小時的關廠工人吧,於是我們幾個人拖著非常疲憊的身軀,趕到了勞委會的門口。他們說,勞委會的主委每天進出大樓,從來沒有來看他們一眼,去年已經花了一大筆錢請來律師群,循法律途徑向這些勞工連本帶利討回十七年前政府代替資方所發放的資遣費及退休金。去年二月五日這些當年被惡性關廠的工人們從台北車站第三月台跳下鐵軌以示抗議,現在他們再用絕食來抗議,政府乾脆採取不聞不問的傲慢態度。

台灣能夠有讓後代人不斷傳頌誇耀的經濟奇蹟,正是由薪資低廉的勞工們用生命血汗,加上政府對企業財團的許多優惠和補助堆疊出來的。當許多工廠老闆發現可以將工廠移到勞工薪資更低廉的地方,獲取更多利潤時,他們便無預警的關廠走人。這就是我們時代的悲劇,是歷史的真相。

當年創造台灣奇蹟時代的悲劇早就悄悄的轉移到下一代台灣年輕人的身上了。台灣年輕人的薪資一年不如一年,當然和年輕人愛留在學校繼續讀書是沒有關係的,和年輕人沒有工作經驗也是沒有關係的。現在的年輕人會大量滯留在學校繼續讀更高的學位,其實是和台灣傳統社會的士大夫觀念有關,更和畢業之後立刻面臨失業的壓力有關,當然,也請不要排除那些真的有動機想多學習不同領域知識的年輕人。薪資低當然是整體經濟環境造成的,大量的企業和工廠出走,讓工作機會減少是不爭的事實,還有一個真正的原因是政府對企業的補助和優惠,使得傳統企業不思轉型和升級,繼續用低廉的薪資壓榨勞工,獲取更多的利潤,甚至於造成更多有錢人的不勞而獲。

台灣這種「低薪奇觀」,竟然成為歐美國家「羨慕」的對象。最近一個國際知名的新聞網站就指出,台灣的年輕人在這種低薪的條件下只能住在父母親家,不婚不育省吃儉用,連咖啡都喝最便宜的。可是「額外」的好處是讓企業獲得「額外」的利潤,也可以聘雇更多低薪的人力。報導中還指出,這些人力都是訓練有素的年輕人,這才是重點。訓練有素耐磨耐操又低薪,壓榨他們,迎接台灣下一波的經濟榮景!

其實我們的年輕人一點都不笨,真正笨的是我們的政府,我們的政府不但笨,而且壞。最近詹宏志先生為了政府即將推出的一個新的政策,開了一個很緊急的記者會,會中有個記者問他說,連非洲的雜貨店都在做的事,我們政府竟然不肯做,是不是我們這個科技大國連非洲都不如。詹先生回答得很妙,他說:「說台灣比非洲不如,我是完全不服氣的,不能因為政府笨,整個台灣一起笨,我們老百姓好得很。」

每年夏天都會有蟬聲,阿勃勒也還是會垂涙,大學生們還是會畢業。但,什麼時候我們的時代悲劇才會宣告結束?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