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Lin
阿摩第 3 期

高三下  

239398
◄ 返回列表 回覆
 0 

【閒聊】魔鬼的契約

發表于: 2013/04/29


[ 自由時報 | 社論 ] 
馬政府的勞工與軍公教年金改革版本終於拍板定案,原本弱勢的勞工未來將「繳多領少」,平均每月領取勞保年金與低收入戶相差無幾,淪為改革大刀亂砍下的冤魂;反觀原已享受舉世未有退休優遇的軍公教,此次權益縮水不多,而且改革時間往後挪移,形同不顧財政惡化危機,以時間換取空間,繼續保障既得利益者。故而所謂「年金改革」並未消弭族群之間的不公不義,反而以改革之名將其制度化,把九百多萬勞工當成政府壓榨的對象。這不是改革,而是暴政。
其實,我國的退休年金制度,與其視為社會保險與福利,其實是「選舉綁樁」與「鞏固政權」功能的結合,將國家資源大量挹注於軍公教族群,使其在選舉時支持藍營,平時則是捍衛藍營政權的支柱,乃係舊黨國體制的延伸。而勞工階層則因不同收入與產業而有所分化,欠缺團結意識,無法形成一股強大力量,在政治上鮮少代言人,無法對政策擬定造成影響,結果只有任人宰割,權益長期受到漠視。事實上,此次年金制度須要改革,絕非勞工吃垮年金,經過精算勞保基金在民國一二○年才會破產,而是過度優渥的軍公教退休福利,即使挹注國家多數資源,也無力負荷,難以為繼,造成軍人退撫基金在一○七年、教育人員退撫基金一一六年、公務員退撫基金一一八年將會破產。故而若不改革,先垮的是軍公教退撫年金,並不是勞保基金。
然而,因為選舉與政治考量,軍公教反而成了年金改革的配角,在馬政府的方案下受到的損失最小,倒是形同散沙的勞工,竟然淪為改革的祭品。依據馬政府版本,在職時收入再高的勞工,月退金仍不及基層軍公教。更嚴重的是,年金財務依舊未能改善,只是將破產時間往後延,造成這一代人享受,下一代人繳得多卻領不到,甚至揹負沈重債務。亦即,此次改革未能解決族群矛盾與世代失衡。而這兩者正是年金最大的問題所在。
在族群矛盾方面,改革方案中依舊存在輕勞工重軍公教的黨國體制思維,因此原有不公不義現象未獲改善。首先,原先軍公教所得替代率高達八、九成,甚至一○○%,而勞工約為二十幾%到四十幾%,差距懸殊,軍公教成了受僱者中的貴族,而勞工則是低收入的無力者。改革版本雖將軍公教所得替代率改為上限八成,但在實際給付上,目前領勞保年金的勞工平均每月只有一萬三千多元,改革之後只剩下一萬二千多元,不但比軍公教年終慰問金保障門檻兩萬元低,甚至不及台北市低收入標準一萬四七九四元。反觀軍公教,以月薪五萬三三四○元的基層公務人員為例,改革後八十%所得替代率仍可月領四萬三六○八元,比一般勞工一萬三千多元,多了兩倍,亦即勞工的天花板距離軍公教的地板仍有一倍差距,試問馬總統口中的公平正義何在?
其次,備受詬病的十八%優存,自一○六年才開始逐年降息至九%。十八%的存在有特定的時空背景,包括當年軍公教待遇微薄與高利率,才有此一補貼政策的產生,但今天這些條件都已消失,不僅市場利率非常低,十八%約為目前利率的八倍,加上軍公教已非弱勢者,反而是生活最穩定的一種族群,因此十八趴繼續存在,實在荒謬絕倫。而且目前政府一年補貼金額約七、八百億元,至二○一五年將達到支出高峰約為一千四百億元,若不廢除,政府財政不垮才怪。
前美國副總統高爾稱美國退休金制度為「世代的神聖契約」,但在台灣似乎稱為「魔鬼的契約」更為貼近。馬政府的年金改革,不僅族群分配不均依然嚴重,更因人口老化,更造成世代失衡,這一代只圖私利享受,將累積龐大債務留給下一代,形同這一代人幫下一代人簽下賣身契。尤甚者,黨國體制殘留的獨厚軍公教精神並未變革,軍公教的年金中依然包含「政治津貼」的內涵,而勞工則仍是失落的一群,九百多萬人就這麼任憑馬政府的糟蹋、欺壓!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