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行己有恥,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典故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典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曰:「敢問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難   句   說   明   【注釋】   1. 行己有恥:心知有恥,則有所不為。此指其志有所不為,而其才足以有為者。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即其足以有為。孝弟之士,其本已立,而才或不足,故其次。   2. 言必信,行必果:果,必行之義。孟子曰:「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義所在。」     3. 硜硜:小石堅確貌。不務求大義,而專自守信於言行之必信必果,此見其識量之小,而才亦無足稱,故稱之曰小人。然雖缺乏才識,亦尚有行,故得為孝弟之次。   4. 今之從政者何如:子貢蓋自有所不滿,而以質於孔子。   5. 噫:心不平嘆聲。    6. 斗筲之人,何足算也:斗容十升,筲容五升,說文作蕱。斗筲之人,言其器小。一說:謂其僅知聚歛。算,數義。今猶云不足算數。《論語》言辭和婉,然多於至和中見至剛,於至婉中見至直,如此處即是。   【語譯】   子貢問道:「如何才算士?」先生說:「他行為能知有恥,出使四方,能不辱沒君命,可算是士了。」子貢說:「敢問次一等如何呢?」先生說:「宗族稱他孝,鄉黨稱他弟。」子貢又說:「敢問再次一等如何呢?」先生說:「出一言必信,不反悔。做一事必果決,不轉變。堅確地像塊石頭般,那是小人呀!但也可算是次一等的了。」子貢又問:「現在那些從政的人如何呢?」先生說:「呀!那些都是指是一斗五升之人,何足算數呀!」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言必信,行必果行己有恥其志有所不為,而其才足以有為者子貢宗族稱他孝,鄉黨稱他弟斗容十升,筲容五升,斗筲之人斗筲之人,言其器小硜硜然小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