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大德歌-關漢卿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元曲  關漢卿  大德歌 /  秋   風飄飄,雨瀟瀟。便做陳摶也睡不著,懊惱傷懷抱。 撲簌簌淚點拋,秋蟬兒噪罷寒蛩兒叫,淅零零細雨打芭蕉。  賞析 在一年 的四個季節中,在騷人墨客的筆下,秋簡直就是哀愁煩惱的化身,在他們的文章詩詞中,幾乎千篇一律的都是埋怨一到了秋天就草木凋零,萬物蕭條,因此睹物傷 情,引起了無窮的感傷,只不過因為各人才情高低不同,因而給予人不同的感受罷了,不過相同的題目,到了關漢卿手中,同樣是寫秋的惱人,而寫法卻完全不一樣 了;他拋開了外界景觀的蕭條,因為秋色的惱人,是大家都看得到、體會得出的,因此撇開不談,而全力在聲上著手,要人除了用眼睛看之外,再用耳朵去體會體會 秋所帶來的感受。 如果撇開視覺的感受不談,光用耳朵來聽風吹花木的聲音,當然要以柔柔風拂細細枝那種輕柔的聲音 最好聽,其次疾風吹襲之下的松濤林浪也不錯,而最惱人的便是秋天那種緊一陣、一陣,強一陣、弱一陣的風了,那種忽大忽小,忽噪忽靜的風聲,實在讓人受不 了,彷彿整個心神都被出沒不定的風所牽動控制,一會兒緊,一會鬆的,很是難過。再加上秋天的苦雨,一天到晚的的答答的滴個沒完,在這個情形下,就是想學陳 摶高臥不起,也實在難以入眠,可是如果不睡,這聲音又吵得人心煩意躁,滿懷的懊惱都被它給勾了起來,無法排遣,自己一個人獨自感傷,眼淚忍不住簌簌的掉了 下來,更讓人受不了的是整晚細雨淅零零的打在芭蕉葉上,那一葉葉、一聲聲彷彿都敲擊在人的心扉上,引起了一聲聲孤寂的回響,於是整晚就在愁聽這煩人的雨打 芭蕉聲中過了,好不容易天放晴了,原以為可以耳根清淨了,誰知道白天淨是此起彼落秋蟬的聒噪,等到了夜晚,寒夜之中,又到處都是蟋蟀的叫聲,更是格外的吵 人,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安靜下來。 關漢卿這首〈大德歌〉,對疊字的運用非常神妙,使人看了彷彿也能 聽到那些風聲、雨聲、雨打芭蕉聲,甚至淚珠輕垂的聲音也已具體化了,可是由於「便傚陳摶睡不著,懊惱傷懷抱」兩句的插入,使讀者雖然置身於這種種的聲中, 除了感受那份蕭條之外,絲毫沒有煩囂的感覺,能夠極寫眾聲而不流於煩囂,正是關漢卿手段高明的地方。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關漢卿大德歌蛩兒關漢卿大德歌陳摶雨瀟瀟大德風飄飄寒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