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彌爾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終於找到一些資料了貼上來分享資料來源:但昭偉《重讀彌爾的婦女的屈從》tmue.edu.tw/~jauwei/The%20Subjection%20of%20Womem.doc(前略) 彌爾指出,在比較落後的人類社會中,人際關係並不以“平等”為立基點,只有與敵人的關係才是平等的,社會是一個由不同位階所構成的鍊環,人與人的關係全然是上下的關係,不是命令,就是服從。彌爾告訴我們,在如此的社會結構下,怪不得當下主流的道德是緊扣在命令和服從的關係上。但彌爾緊接著提醒讀者,人類社會中不免的會有命令與服從的關係,這是基於生活中的必要性,但正常的人類社會應該是以「平等」為主軸,在現代社會中,隨著人類現代生活的進步,命令-服從的關係逐漸受到揚棄,取而代之的是人際間的平權關係。 簡單的說,照彌爾的觀察,人類最初的道德植基於服從強權的義務之上,而後才以照顧弱者的權利為主軸,但在歷史的進程中,卻會發生某些錯置的現象,也就是較進步的社會往往還是緊抓住舊社會的道德不放。彌爾的意思是指,過去的道德是服從的道德(the morality of submission),是講俠義和講慷慨的道德(the morality of chivalry and generosity),但我們今天應該有的道德是講正義的道德(the morality of justice)。在這一點上,彌爾做了更深入的說明。他說,在人類歷史的進程中,每當社會邁向平等,總會發現有人標舉正義的大纛,主張正義是人類德行的基礎,古希臘的共和時代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但彌爾告訴我們,古希臘社會中,雖然強調了平等,但這平等是自由的男性公民才能享有的東西,其餘奴隸、婦女以及無公民資格的居民則仍受制於不平等的法律規範,一直要到接下來的羅馬文明和基督教,才在觀念上打破了這種社會地位、性別和階級的藩籬,但一到北方蠻族入侵之後,歐洲文明又回復到不平等的傳統,而整個現代文明的進程,就正是擺脫這不平等傳統枷鎖的歷程。彌爾很樂觀的認為,現代文明已再次進步到以正義為社會運作的主軸,但不同的是,以前的社會是單純的以平等為基礎,現在則加上了同情,如此的轉變,會使得社會中的每一個成員都能受到照顧,而不單只是個人自保的追求。話雖如此,彌爾警告我們,雖然社會實質上在做轉變,但大部分的人沒有辦法清楚的看到這樣的轉變,因此他們的道德觀念和反應,仍然會以舊社會的道德為依歸,而不能走在時代前端,以新道德來衡情度理。彌爾說,只有社會中的菁英份子或與他們從遊的人,才能瞭解現代文明中的轉變,但在同一時間,社會中的各種體制、書報和教育,仍然會要求社會大眾來接受舊有的道德。彌爾強調,人類的可愛處,正在於能以平等的方式來進行社會生活,可以不自私的替別人著想,也會視上下的命令--服從關係為暫時的例外、是互惠的(reciprocal)、而不是固定不變的。 (後略)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彌爾正義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