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捕蛇者說-柳宗元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齧人,無禦之者。然得而腊之以為餌,可以已大風、攣踠、瘺癘,去死肌,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歲賦其二。募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爭奔走焉。   有蔣氏者,專其利三世矣。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將告於蒞事者,更若役,復若賦,則如何?」蔣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嚮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而鄉鄰之生日蹙,殫其地之出,竭其廬之入。號呼而轉徙,餓渴而頓踣。觸風雨,犯寒暑,呼噓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與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吾恂恂而起,視其缶,而吾蛇尚存,則弛然而臥。謹食之,時而獻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其餘則熙熙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有是哉。今雖死乎此,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猶信。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 ↗翻譯↙ 永州的野外出產一種奇異的蛇,蛇身是黑色的底子而有白色的花紋;草木被牠碰到,都會枯死;人被牠咬了,也沒有藥可醫治。不過,要是捉到這種蛇,把牠晒乾做成藥來吃,倒可以治好痳瘋、手腳彎曲、脖子腫痛和惡瘡等疾病,還可以使失去感覺的死肌恢復機能,並殺死危害人體的寄生蟲。一開始,太醫用皇帝的命令徵集這種蛇,每年徵收兩次,招募能夠捕捉這種蛇的人,捕到的蛇可以用來充當他應繳交的田賦,於是永州的人都爭先恐後的去捕捉這種蛇。   有個姓蔣的人專門享有這種捕蛇抵稅的好處已經有三代了。我問他捕蛇的情形,他就回答說:「我的祖父死於捕蛇,我的父親也死於捕蛇,現在我接替這個工作已有十二年了,有好幾次險些被蛇咬死。」說這些話時,臉上好像非常悲傷的樣子。我很可憐他,就說:「你怨恨做這件事嗎?我打算去告訴管這件事的地方官,更換你的工作,恢復徵收你的賦稅,你看怎麼樣?」姓蔣的人聽了這話,更加悲傷,眼淚汪汪地說:「你是哀憐我,要讓我活下去嗎?那麼,我做這工作的不幸,還沒有比恢復我的賦稅更不幸呢!當初假使我不做這工作,那早就已經困苦不堪了。自從我家三代住在這個地方,到現在已經六十年了,鄰居們的生活是一天比一天困苦,他們為了繳稅,用盡了田地裡的出產,挖空了家裡的收入,呼號求救,輾轉遷徙,挨餓受渴,顛沛頓仆,遭受風吹雨打,冒著嚴寒酷暑,呼吸著有害的疫氣,因此而死的人往往多到積屍成堆。從前和我的祖父同住在這兒的人,現在十家中沒有一家了;和我父親同住在這兒的人,現在十家中沒有兩三家了;和我同住在這兒十二年的人,現在十家中沒有四五家了;他們不是死了就是搬走了,只有我因為捕蛇獨能生活在這裡。那些凶惡的差役來到我們鄉裡,到處呼叫吵鬧,騷擾破壞,老百姓都被嚇得亂嚷嚷的,就是雞犬也..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募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捕蛇者說捕蛇者說-柳宗元柳宗元苛政猛於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