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人相輕典故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北宋時張耒和蘇東坡亦師亦友, 有一次, 張耒做了首詩送給蘇東坡先過目。 沒想到蘇東坡尖峭的說:「 哈哈--天邊趙盾益可畏, 水底右軍方熟眠。 這不是熱湯清燉王羲之麼?」 張耒被羞得面紅耳赤, 囁嚅了半天, 方才輕聲的說:「 老師的詩句有獨看紅, 傾白墮。 不知白墮是什麼東西?」 「噢! 齊白墮善釀酒, 這是有典故的, 又出《洛陽伽藍記》, 你讀過沒有?」 「劉白墮既是一個人, 怎麼能夠傾呢?」 張耒漸覺不服。 「你記得魏武帝 《短歌行》中有這樣的句子麼? 何以解憂, 惟有杜康, 杜康也是釀酒的名字啊。」 「畢竟是用得不當。」 張耒微微的搖頭。 「那你先跟姓曹的那個家伙吵贏了, 再來見我。 」蘇東坡板起老師的面孔。 張耒辭別出來, 仰臉對著長空噓了一口氣說:「 他是權威, 他嘴大, 我嘴小, 這種死..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文人彼此輕視批評蘇東坡張耒洛陽伽藍記獨看紅, 傾白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