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李煜-清平樂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李煜-清平樂 別來春半,觸目愁腸斷。 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 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 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   翻譯 自從別離金陵以來,不覺又到春深的季節了,映入眼簾的景物,無一不令我憂愁傷心,柔腸寸斷。站在庭階下,周遭的梅花正紛紛飄落,恰似飛揚的白雪,我試把沾在身上的梅花拂去,轉眼之間,襟前肩上又落了個滿。鴻雁自遠方飛來,卻沒有帶來半點音信;故國路途迢遠,只怕連做夢也難得回去了!離愁別恨恰似那春天的芳草,那怕你再往前走得再遠,它都緊緊隨著你。連綿不斷。   「別來春半,觸目愁腸斷」,詞一開頭脫口而出,直吐真情,而屬辭秀雅,天然可愛。這兩句概括性強,總攝全篇,下文具體抒情內容,皆已暗藏於此。「別來」與「腸斷」二語,交代了所抒發的感情內容──離愁別恨。「春半」點明時間。「觸目」二字警醒,後面的景物描寫與生動比喻,都由此生發出來。更有一「斷」字誇張地形容別情之濃重,為全篇籠罩上哀婉淒絕的抒情基調。 「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二句即承「觸目」二字而來,以眼前實景來渲染滿懷愁苦。落梅如雪,這是寫白梅花,因其開花較遲,故春半之時尚紛紛飄落。這兩句描摹逼真,細節生動,宛然電影中的一個烘托人物心境的特寫鏡頭。試看:香階之下,落梅如雪;落花之下,一人痴立。此人面對無情的落花,懸想遠方之親人,傷春念別之情,不能自已。他低徊幾許,悵恨再三,落花灑滿了他的身子,他下意識地將它們拂去;然而樹上不斷落下的花瓣,又將他的衣襟沾滿……這落不盡、拂不盡的梅花,猶如他心中驅不散、揮不走的離愁,使他難堪極了,痛苦極了!這裡看似寫景,實則以景物暗喻人情。愁恨之欲去仍來,猶如落花之拂了還滿。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李煜清平樂落梅如雪亂離恨恰如春草別來春半更行更遠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