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正當防衛V.S.緊急避難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精修 (一) - 補充相似考題 : 小芬與秀玲素來不睦,某日小芬帶著鬥牛犬出門逛街,看見秀玲迎面而來,便放開牽繩致使鬥牛犬攻擊秀玲,秀玲慌亂之中以高跟鞋踹鬥牛犬致使其門牙斷裂,小芬訴請秀玲賠償該犬之醫藥費1000 元,則秀玲應如何主張始可免賠? (A) 緊急避難 (B) 抽象輕過失 (C) 正當防衛 (D) 自助行為 ~解析 : 《刑法》之「正當防衛」V.S.「緊急避難」: 一、《刑法》§23 : 「正當防衛」 : (一)「客觀」:「現時不法」之「侵害」: 1.「任何權利」遭「侵害」→ 基本上「皆可反擊」。 2. 至於,其「不法侵害」,必指「人」的「行為」。 → 至於,若是「動物」之「侵害」,則無所謂「合法」或「不法」,所以,「原則上」若遭「動物攻擊」而加以「撲殺」,此「毀損行為」是「不得」依「正當防衛」而「合法化」的,但是可依「緊急避難」來作處理。 ★ 例外情形 : 除非其「動物」之「攻擊」,是「人所唆使」,而此時,此「動物」即變為被「人」所「利用」之「工具」→ 而「撲殺動物」實為「破壞工具」,應屬於「正當防衛」喔 ! 3.合法侵害不許反擊 → 緊急避難行為屬合法侵害,不得主張正當防衛。 4.「誤想防衛」,即「容許構成要件錯誤」 → 依循最高法院意見,成立「過失犯罪」。 5.「不法侵害」須「發生」於「當下」,方「可防衛」;若「侵害」已成「過去」,則「不許防衛」。 6.持續性的危險,不能視為現時侵害。但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陷於危險處境的人可以主張緊急避難。但有若有他法得以排除 ( 請求公權力救濟 ),亦不可主張緊急避難。 (二)「主觀」 -「防衛意思」 : 1. 若行為人基於侵害他人權利,非出於防衛意思而攻擊,客觀上恰有不法侵害,仍不能主張正當防衛。( 偶然防衛 ) 2. 惹起侵害,再加以反擊,並非防衛意思 → 此乃「挑唆後之正當防衛」- 為「正當防衛」權利之「濫用」,成立該罪責。 3.防衛過當 : 基本上,防衛者所保護之利益,其價值無須大於反擊後遭到更大侵害的風險。簡言之,正當防衛無須在保全與破壞兩個法益間,做利益衡量。  4.防衛是否過當,應視具體情況判斷。→ 防衛過當,通常指手段上顯然超越必要程度。防衛過當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二、《刑法》§24 : 「緊急避難」: (一)「客觀要件」 : 1.「生命」、「身體」、「自由」、「財產」的「急迫危難」。( 深深制裁 ) (1) 可能為「天災」、「人禍」、「意外」或「動物」之「侵害」。 (2)「避難」所「保護」之「法益價值」,大於「無辜第三者」所「犧牲」之「法益價值」,應「評價」為「不違法」。 (3)「無主物」遭遇「急迫危難」→「不得」實施「避難行為」。 (4)「危難」若非「急迫」,「避難行為」即「不被許可」。 2.「避難行為」 : (1)「避難」所「保全」之「利益」,必須「高於」犧牲之「他人利益」。 (2)「避難行為不可過當」,若過當,得依§24條但書規定,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此即「無期待可能性」觀念「明文化」。 (3)「誤以為發生急迫危難」而「避難」,稱之為「誤想避難」。此乃「容許構成要件錯誤」,依「過失犯」處罰。 (4)「具有特殊身分」,「負有特別義務」者,「不可率先避難」。如因爭先避難造成他人傷亡,不得主張緊急避難。 (二) 「主觀要件」 - 「避難意思」 : 1.「主觀」為「自己」或「他人」救難,「方得主張緊急避難」。 2. 若出於侵害他人權利意思,因緣際會為他人避難 →「仍屬違法」。 3. 以「侵害」為「目的」,「故意」招致危難 →「不能主張緊急避難」。   ※「正當防衛」與「緊急避難」的區分 : (一)「正當防衛」除極小侵害外,對於任何侵害皆得防衛;「緊急避難」則限制於四種權益的急迫危難,即「生命」、「身體」、「自由」、「財產」的危難。 (二)「正當防衛」乃對於侵害者之回擊,不波及第三者;「緊急避難」則犧牲他人權益以保全自己,往往波及無辜第三者。 (三)「正當防衛」除少數例外,縱有其他方式可以避開侵害,仍可對侵害者回擊;「緊急避難」避難行為則出於「不得已」,即若有其他方式可避開危厄,不得採取傷及無辜的方式避難。 (四) 基本上,「正當防衛」無須考慮利益衡量,防衛之法益即使小於反擊所破壞之法益價值,仍屬「正當防衛」;但「緊急避難」必須利益衡量,保全的法益價值應「高於」犧牲的法益價值,否則避難過當。 (五)「正當防衛」任何人遭現時不法侵害,皆得反擊,負特別義務者受侵害時亦同;至於「緊急避難」,負有特別義務者不可率先避難。 [ 資料來源 : 倫倫生活記事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使鬥牛犬攻擊秀玲便放開牽繩正當防衛現時不法緊急避難見秀玲迎面而來避難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