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臨江仙 蘇軾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臨江仙  蘇軾 夜飲東坡醒復醉, 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 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 江海寄餘生。 【作者簡介】 蘇軾(公元 1037-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博學多才,詩詞文章書法繪畫,無一不精。其文章屬「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詩為宋代第一大家,其詞開創了宋詞中豪放、清曠的詞派,對後世的文學有巨大影響。 【字句淺釋】 1. 解題:公元1080年,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住在城南長江邊的臨皋亭。後在附近開荒種地,名之曰「東坡」,自號「東坡居士」,還在那裡修了棟「雪堂」。這首大名鼎鼎的詞記述了一個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開懷暢飲後帶醉返回臨皋的情景。 2. 三更:相當於子夜前後一小時的時間。 3. 家童:家中的年青男僕。 4. 鼻息:鼻中呼吸的氣息。 5. 忘卻:這裡指擺脫。 6. 營營:奔競追求。 7. 夜闌:夜深。 8. 縠紋:縐紗似的細紋,用以比喻很細的水波。 9. 寄:暫時的托身。 10. 餘生:暮年、後半生。 【全詞串講】 在東坡夜飲喝醉了醒過來又喝醉, 回到家門口好像是半夜三更。 家中童僕正鼾睡發出鼾聲似雷鳴。 敲門時都沒有人來答應, 我便倚著手杖聽江水聲。 我經常怨恨這身軀不屬於我自己, 何時能擺脫世間的追求奔競? 夜深風靜沒一絲波紋江水一碾平。 從今後駕小船匿跡銷聲, 江湖河海間寄托後半生。 《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1)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2)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3)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楊慎(1488~1559) 明代文學家。字用修,號升庵。新都(今屬四川)人。少年時聰穎,11歲能詩,12歲擬作《古戰場文》、《過秦論》,人皆驚歎不已。入京作《黃葉》詩,為李東陽所讚賞。正德六年(1511),殿試第一,授翰林院修撰,是整個明代蜀中(四川)唯一的狀元。。預修「武宗實錄」,稟性剛直,每事必直書。武宗微行出居庸關,上疏抗諫。世宗繼位,任經筵講官。嘉靖三年(1524),眾臣因「議大禮」,違背世宗意願而受廷杖,楊慎謫戍雲南永昌衛,居雲南30餘年,死於戍地。楊慎博聞廣識,《明史》本傳稱其著述之富,明代第一。    【注釋】 (1) 淘盡:蕩滌一空。 漁樵:漁父和樵夫。 (2) 渚:水中的的小塊陸地。 (3) 濁 :不清澈;不乾淨。與「清」相對。濁酒 :用糯米、 黃米等釀制的酒,較混濁。    【譯文】  滾滾長江向東流,不再回頭, 多少英雄像翻飛的浪花般消逝, 爭什麼是與非、成功與失敗, 都是短暫不長久, 只有青山依然存在, 依然的日升日落。 江上白髮漁翁,早已習於四時的變化, 和朋友難得見了面,痛快的暢飲一杯酒, 古往今來的紛紛擾擾, 都成為下酒閒談的材料。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此句甚為豪邁、悲壯,其中有大英雄功成名就後的失落、孤獨感,又含高山隱士對名利的澹泊、輕視。臨江豪邁的偉大功業的消逝,像滾滾長江一樣,洶湧東逝,不可抗拒,空留偉業。歷史給人的感受是濃厚、深沉的,不似單刀直入的快意,而似歷盡榮辱後的滄桑。 「青山依舊在」既像是對英雄偉業的映照,又像對其否定,但這些都不必深究,「幾度夕陽紅」,面對血紅的殘陽,歷史彷彿也凝固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東坡居士三更倚杖聽江聲唐宋八大家子瞻宋詞臨江仙蘇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