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道德經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①。是以君子②終日行不離輜重③,雖有榮觀④,燕處⑤超然。奈何萬乘之主⑥,而以身輕天下⑦?輕則失根⑧,躁則失君。    [譯文]     厚重是輕率的根本,靜定是躁動的主宰。因此君子終日行走,不離開載裝行李的車輛,雖然有美食勝景吸引著他,卻能安然處之。為什麼大國的君主,還要輕率躁動以治天下呢?輕率就會失去根本;急躁就會喪失主導。   [註釋]   ①躁:動。君:主宰。   ②君子:一本作「聖人」。指理想之主。   ③輜重:軍中載運器械、糧食的車輛。   ④榮觀:貴族遊玩的地方。指華麗的生活。   ⑤燕處:安居之地;安然處之。   ⑥萬乘之主:乘指車子的數量。「萬乘」指擁有兵車萬輛的大國。   ⑦以身輕天下:治天下而輕視自己的生命。    ⑧輕則失根:輕浮縱慾,則失治身之根。   [引語]     這一章裡,老子又舉出兩對矛盾的現象:輕與重、動與靜,而且進一步認為,矛盾中一方是根本的。在重輕關係中,重是根本,輕是其次,只注重輕而忽略重,則會失去根本;在動與靜的關係中,靜是根本,動是其次,只重視動則會失去根本。在本章裡,老子所講的辯證法是為其政治觀點服務的,他的矛頭指向是「萬乘之主」,即大國的國王,認為他們奢侈輕淫,縱慾自殘,即用輕率的舉動來治理天下。在老子看來,一國的統治者,應當靜、重,而不應輕、躁,如此,才可以有效地治..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道德經靜定輜重重為輕根,靜為躁君靜、重,榮觀老子萬乘躁則失君輕則失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