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ne Hsieh
阿摩第 4 期

國一上  

10453
◄ 返回列表 回覆
 0 

【新聞】瓦歷斯.諾幹問「野蠻」 津島佑子:反省日本

發表于: 2013/02/23


 

ctnews-jpg-87x27_171448.jpg作者: 林欣誼╱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2月23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林欣誼╱台北報導】

「一般人認為原住民『出草』是野蠻的,但難道犧牲了山林與動物的文明,不野蠻嗎?對我而言,日本的近代化進程就是一種野蠻。」日本作家津島佑子曾創作以霧社事件為背景的小說《太過野蠻的》,昨天她應「台北文學季」活動之邀來台,與泰雅族作家瓦歷斯.諾幹舉行對談。

瓦歷斯.諾幹以書名的「野蠻」破題發問,津島佑子回應「野蠻」指的是對日本的反省,「以日本人身份書寫霧社事件,我其實非常擔心,但為什麼堅持要寫?我寫這本書的動機,是想揭露殖民的本質。」

津島佑子是知名日本文豪太宰治的二女,出生於一九四七年,父親在他一歲多時便自殺身亡。同樣走上作家之路的津島佑子寫作逾四十年不輟,獲獎無數,作品常圍繞日本戰爭罪行、殖民、父權與女性等主題,二○○八年出版《太過野蠻的》,二○一一年在台推出中譯本。

津島為寫作多次來台取材,書中描繪現代日本年輕女性透過七十年前的書信與日記,來到阿姨美霞三○年代曾隨丈夫定居的殖民地台灣,以女性視角追溯歷史悲劇。

她認為霧社事件反映了統治者對於被統治者反撲的莫大恐懼,這種恐懼深入日本人基因,直到近年,她還聽到日本女人在台灣被原住民攻擊強暴的謠傳,感到不可思議,「讓我覺得非寫這本書不可。」但她不是為還原歷史真相,而是從日本對霧社事件的記憶出發,「我對當時原住民身處什麼環境、那個時代日本人以什麼樣的意識活在殖民地,感到好奇。」

瓦歷斯.諾幹曾寫作《迷霧之旅》、《蕃人之眼》等書傳達原住民處境,他對津島筆下的文明反省深有所感;津島則對台灣原住民文學的蓬勃感到羨慕,與瓦歷斯.諾幹同樣主張「原住民文學應該由原住民來寫」。

日本三一一震災後,津島投入反核運動,「為了不讓山林、動物消失,我堅決反核。」瓦歷斯.諾幹感慨,這與原住民在日治時代家園被剝奪的感覺是一致的,對津島的人道情懷感到欽佩,譽她為「良心作家」。

津島佑子今晚七點半在誠品信義店與作家陳芳明、朱天心座談,廿四日在紀州庵文學森林演講「文學作為一種祈願」。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