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檢(教師檢定)◆國語文能力測驗題庫下載題庫

上一題
34.甲、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乙、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丙、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丁、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以上各闋詞句中所表現的景象,依春夏秋冬時序的排列應是如何?
(A)甲乙丙丁
(B)乙丙甲丁
(C)乙丙丁甲
(D)丙乙丁甲
編輯私有筆記
答案:B
難度:適中
最佳解!
孔包子 高二下 (2012/01/15 15:39)
以前也很愛考的關於各季節的風有不同的說法,提供給大家參考: 春天:條風、融風、東風   夏天:薰風、凱風、南風  .....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31F
rabbittsai270 高三下 (2017/02/11 18:47)

[踏莎行]歐陽修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 
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闌倚。 
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翻譯]1.旅館的梅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已經落英繽紛;溪橋邊的柳絲兒,竟也抽的細嫩依人。暖和的春風到處吹拂,空氣中散滿了草香,彷彿殷殷地送著征騎遠去。 
•三句,點出時間:『梅殘』、『柳細』、『草薰風暖』,正是初春時候;同時也說明了地點:『候館』、『溪橋』。而事件則為『送別』。三句落落寫來,鮮活了征人的形象,特別是『草薰風暖搖征轡』一句,蘊含嗅覺、感覺與視覺等意象,增強詞句的密度,給讀者一種酣暢的感受。 
而且,三句猶如三個鏡頭,由候館、溪橋,而草原,空間的轉移,不僅意味著時間的流動,也呼應征人遠去的節奏。 

[語譯]2.那個人已漸漸走遠了,離愁卻因距離的增加反而更無窮無盡起來,恰似悠悠不斷的春水。 
•一氣呵成,委婉地道出征人內心離愁隨著時空拓展而遞增的微妙心理。『離愁漸遠漸無窮』一句,寫離愁的泛湧,作為征人的當下情緒固然不失為妙句,但畢竟還抽象了些,詞人深知此中奧秘,因此忽然來了一句『迢迢不斷如春水』,截情入景,使境界為之宕開,造成『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的效果。『春水』這意象用來形容『離愁』最為恰當,一方面,『春水始發』綿遠流長的屬性,呼應征人更行更遠的節奏;一方面,『春水』隱含盎然的生機,作為『剪不短,理還亂』的離愁之意喻,意義上也頗為一致。 •由於有這兩句征人的描述,那麼對於下半闋思婦的愁情,才是個合理的發展。 

[語譯]3.離別雖然無所不在,仍足以使有情的伊人柔腸寸斷,粉淚盈眼。樓高是可以用來遠望的,可是還是不要近前去罷。 
•三句,寫思婦送征人以後(由草原回到候館)的心情。前兩句,由內心的悲傷,到外表的泣淚,栩栩如生地刻畫出多情婦人的高度離愁。第三句『樓高莫近危闌倚』,正是打開上述情節的唯一途徑,登高可以望遠(征人),望遠可以紓解內心的苦悶。可是,她深深瞭解到(『莫』字,似乎似乎意味她本人內心的一份醒覺。)已登高來紓解內心的情結,是行不通的,因為征人早已跨馬離去,消失在無邊無際的草原。這一句讀來之所以悲切,正因為有如此的無奈與無助在。 

[語譯]4.因為即使上了樓,望見的也只有一片無垠的春草,春草的盡頭可是綿亙著無際的春山,我們懷念的人兒早已走到千山之外、萬水之外了。 
為第三句的『莫』字提供了答案。這答案包括著客觀的事實,與關漢卿【四塊玉】(別情)所表現的情思,有異曲同工之妙。 
•自送別,心難捨, 一點相思幾時絕? 
•憑闌袖拂楊花雪。 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憑闌遠眺,本來是想對她的情人多望幾眼,無奈青草盡處,春山遮眼,而征人可能又在春山之外了,空間的雙重拓展,相對地加深了她內心的無奈與無助感。更何況『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李後主【清平樂】)當她著意登樓眺望的時候,必須要有承受如此心理負擔的打算。分析到這裡,也許會有人以為她擔當不了而沒上樓遠眺了,其實,正好相反,從情節發展上看,她必然會親自登樓遠眺。可是她失望了,因為『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這真相的呈露,使她原有因離愁而『寸寸柔腸,盈盈粉淚』的情緒,更為沉重,更為悲悽。畢竟,她經歷了以後,才能道出如此感人的經驗。 •如此說來,『樓高莫近危闌倚』一句,恐怕是經歷之後,自我寬慰之詞了。 •歐陽修的詞情深意濃,言近旨遠,可以從這闋【踏莎行】中得到印證。 

32F
rabbittsai270 高三下 (2017/02/11 18:51)

賀鑄【青玉案】: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年華誰與度?月台花榭,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上闋)

碧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試問閒愁都幾許?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下闋)


白話翻譯: 我再看不到你輕盈的腳步來到這橫塘路。當日目送你、倩影遠去。錦繡般的歲月有誰與你一同度過呢。空置流水拱橋,滿院花卉,雕花窗櫺,朱漆大門。這一切啊,只有一度又一度的春季才能知道。 暮色蒼蒼,白雲在芳草端飄動。筆下剛寫出了令人牽腸掛肚的思念句子。啊,假如問我的閒愁有多少。就像一望無際的輕煙籠著野草,滿城漫天的飛絮亂舞。黃梅時節,撩人心頭的毛毛細雨


註解: 橫塘:在蘇州城外。龔明之《 中吳紀聞 》載:「鑄有小築在姑蘇盤門外十餘里,地名橫塘。方回往來於其間。」是作者隱居之所。 凌波:是說美人的腳步。在橫塘前匆匆走過,作者只有遙遙地目送她的倩影漸行漸遠。


賞析: 賀鑄〈橫塘路〉是由橫塘、蘅皋景致而興發斷腸閒情,所謂「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亦即煙霧籠罩之遍地蔓草、隨風飄颺之滿城柳絮、溼溽蒸鬱之連旬梅雨,皆為江南習見之春日風物,予人迷濛、涵溶之感,三者雜遝紛陳,彌天蓋地而來,令人無所遁逃,不覺觸發內心鬱積難解、纏綿不絕之愁情。而「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之賦性,又可比擬內心閒情之紛繁、雜亂、連綿,極寫愁懷恨緒之多。故此三句之中,可謂比、興兼具,情味雋永,感人至深,無怪乎宋人羅大經十分激賞賀鑄此處「興中有比」之手筆。 此詞為作者晚年退隱蘇州期間的作品。詞中明寫相思之情,實則借懷思美人抒發自己的苦悶閒愁和迷惘心境。 前段起首三句化用曹植《洛神賦》中「淩波微步,羅襪生塵」句意,寫美人邁著輕盈的步履,正從橫塘姍姍遠去,美人離去,詞人極目遠望,只能從見到的一片芳塵之中,想像她的美妙姿態。接下來四句,寫美人離去後,深層獨處於「月橋花院,瑣窗住戶」的住處,虛度青春年華,除一年一度的春光以外,無人能至,自己當然也無從寄與相思。相惜之。而詞人自己同樣幽居獨處,對美人的思戀十分殷切。 後段著重寫作者的憂思。過片謂暮雲冉冉,舒卷移動,正籠罩著長滿香草的水邊高地,這時,詞人「彩筆新題斷腸句。」此句暗用《南史江淹傳》的典故:江淹因得五色筆而才華橫溢,妙句紛呈,後夢中見厚筆主人郭璞來討還,「 爾後為詩,絕無美句 ,時人謂之才盡。」詞人之才不讓江淹,以生花妙筆題斷腸之句,更令人悽楚,這愁苦之情到此已抒寫得極為委婉深切,但作者仍繼續用江南暮春常見的三種具體物象來烘托濃重的閒愁。先是試問,然後,用三個比喻作答,以景結情,收結全篇。

33F
rabbittsai270 高三下 (2017/02/11 18:55)

姜夔

詞作欣賞】暗香 – 舊時月色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 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
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歎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
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註釋】
玉人:美女。 何遜:南朝梁詩人。
瑤席:華麗的筵席。 翠尊:翠玉酒杯
紅萼:這裡指梅花。 耿:難以忘懷。

【今譯文】
往日的月色,曾多少次映照著我,面對梅花吹起玉笛。
喚醒佳人,不顧清寒,跟我一道將美麗的梅花攀摘。
可惜我也像何遜一樣漸行漸老,全然失卻掉往日春風般的絢麗文筆。
令人驚異,竹林外稀疏的梅花,還是將清冷幽香送入華麗的宴席。
江南,一片靜寂。想送枝梅花寄託相思,可歎路途遙遠,大地又被夜雪堆積。
捧起翠玉酒杯,禁不住灑下淚滴,面對紅梅無語,剩下的只有那難忘的回憶。
曾記得攜手遊玩之處,千株萬樹紅梅綻放,西湖一片寒波澄碧。
可歎一片又一片,被吹得凋落無餘,不知何日才能再見你的花豔俏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