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漁 父 》屈原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 漁 父 》 者 , 屈 原 之 所 作 也 。 屈 原 放 逐 , 在 江 、湘 之 閒 , 憂 愁 歎 吟 , 儀 容 變 易 。 而 漁 父 避 世 隱 身, 釣 魚 江 濱 , 欣 然 自 樂 。 時 遇 屈 原 川 澤 之 域 , 怪而 問 之 , 遂 相 應 答 。 楚 人 思 念 屈 原 , 因 敘 其 辭 以相 傳 焉 。 屈 原 既 放 , 游 於 江 潭 , 行 吟 澤 畔 , 顏 色 憔 悴 , 形 容 枯 槁 。 漁 父 見 而 問 之 , 曰 :「 子 非 三 閭 大 夫 與 ? 何 故 至 於 斯 ? 」 屈 原 曰 : 「 舉 世 皆 濁 我 獨 清 , 眾 人 皆 醉 我 獨 醒 , 是 以 見 放 。 」 漁 父 曰 : 「 聖 人 不 凝 滯 於 物 , 而 能 與 世 推 移 。 世 人 皆 濁 , 何 不 淈 其 泥 而 揚 其 波 ? 眾 人 皆 醉 , 何 不 餔 其 糟 而 歠 其 釃 ? 何 故 深 思 高 舉 , 自 令 放 為 ? 」 屈 原 曰 : 「 吾 聞 之 , 新 沐 者 必 彈 冠 , 新 浴 者 必 振 衣 。 安 能 以 身 之 察 察 , 受 物 之 汶 汶 者 乎 ? 寧 赴 湘 流 , 葬 於 江 魚 之 腹 中 。 安 能 以 皓 皓 之 白 , 而 蒙 世 俗 之 塵 埃 乎 ? 」 漁 父 莞 爾 而 笑 , 鼓 枻 而 去 , 乃 歌 曰 : 「 滄 浪 之 水 清 兮 , 可 以 濯 我 纓 , 滄 浪 之 水 濁 兮 , 可 以 濯 我 足 。 」 遂 去 , 不 復 與 言 。   〔汶汶〕心中昏暗不明 翻譯: 屈原既放,遊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 屈原已被放逐,周遊在江湖, 沿著水邊且走且唱,,臉色憔悴,形體瘦弱。 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 有位漁夫看見屈原,問說:「先生不就是三閭大夫嗎?為什麼會到這裡呢?」 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 屈原答道:「世間都污濁,只有我是清白的;眾人都沈醉,只有我還是清醒的,因此才會被放逐。」 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 漁夫答說:「古往今來的聖人,都不會受凡物滯礙,而能隨著時事變遷。世人全都汙濁, 為何不激起泥水揚起濁瀾?世人都醉了,為何不隨著他們,吃酒渣、喝未濾的酒呢?為什麼要這孤高自傲,使自己落得被放逐的地步呢?」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屈原說:「我曾聽說:剛洗髮定要彈去冠上塵土, 剛洗澡定要抖淨衣上泥灰。怎能讓潔淨的身體, 去蒙受外物污濁呢?我寧願投湘江而死, 葬身江中魚鱉的肚子,怎能讓潔白的心靈, 沾染世俗的塵埃?」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漁父微微一笑, 拍打船板離去,一面唱道:「滄浪的水要是清澈啊!就可以洗我的冠帶;滄浪的水要是渾濁啊!就可以洗我的雙腳 。」唱著唱著就離開了,沒有再與屈原對談了。   漁父 屈原 屈原既放(被放逐),遊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 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 「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 醒,是以見放。」   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隨著世事變化而改變態度)。 世人皆濁,何不屈(屈就)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 何不哺(音;ㄅㄨˇ口中咀嚼食物)其糟(劣食) 而歠(音;ㄔㄨㄛˋ;飲,喝)其釃(音ㄌ|ˊ;劣酒)? 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 察察(音ㄔㄚˊ;潔淨), 受物之汶汶者(汙濁的外物)乎? 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音|ˋ;船槳)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ㄓㄨㄛˊ;洗滌)吾纓(繫帽的帶子); 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註:比喻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由人自已選擇而已)」遂去, 不復與言。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漁父屈原漁 父濯 我 纓眾 人 皆 醉 我 獨 醒舉 世 皆 濁 我 獨 清以 皓 皓 之 白 , 而 蒙 世 俗 之 塵 埃受 物 之 汶 汶 者 乎 ?新 沐 者 必 彈 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