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Zi Kang
阿摩第 4 期

高一上  

57009
◄ 返回列表 回覆
 0 

【新聞】自學成效大 培養孩童獨立自主

發表于: 2013/03/21


 

【編譯陳玫伶綜合外電報導】若說自學生拉特維克(Katelyn Latawiec)與其他自學生的有共通點,那就是每個自學生的受教育歷程都不盡相同。明尼蘇達州Circle Pines聖保羅教堂(St. Paul)的溝通協調專員說:「我覺得每個自學家庭都不一樣,對家中的每一個孩子也是特別的。」

明尼蘇達州媒體《presspubs.com》報導,拉特維克現年25歲,在父親的製鞋公司工作,除了在鄰近城市展店,產品也透過網路銷售,拉特維克的工作包羅萬象,包括交易、廣告、行銷和客戶服務。

回憶起自己三年級開始的自學生涯,拉特維克就讀私立學校,媽媽是國小教師,她明白女兒的數學和拼音學習不好,為此不太開心。學校出的家庭作業毫無樂趣,年紀甚小的拉特維克很高興成為自學者。她說:「我有很多興趣,我在家裡可以發展。」

在家自學之後,拉特維克的許多興趣轉化為固定的閱讀、寫作,最後她在明尼蘇達大學取得新聞學位,至今,她仍認為學校的閱讀課程無法造就今日的她。

另一名自學者妮娜(Nina Sivula)現年27歲,住在白熊湖(White Bear Lak)的她與雙胞胎哥哥尼爾(Neal Sivula)和4名兄弟都是自學者。

妮娜非常喜歡閱讀,「閱讀癮」發作時,還會在數學課本中藏一本小說。尼爾和妮娜則恰恰相反,受到電子工程師父親影響,尼爾對數學很有天分,他被強迫閱讀的一小時總招來妮娜的忌妒眼光。透過聖保羅教堂的自學團體,還有某種程度上受到天主教的啟蒙與父母親的指導,妮娜對聖經與考古很感興趣。她在明尼蘇達大學主修古典與希臘考古學,自2010年開始在明尼蘇達科學博物館擔任志工,現已成為正式員工與領導小組工作。

自學生:絕不應停止學習

在家自學使得妮娜能夠探索自己感興趣的領域,她決定終身都要在博物館工作,她說:「你絕不應該停止學習。」

地方媒體訪問的許多自學者中,尼爾表示他參加的自學團體是主要的社交場域,可以一起交朋友和學習。針對比較不擅長的科目,父母親與其他自學家庭開設了共同課程。然而,自學團體給尼爾最大的影響是他的婚姻,尼爾與自學同伴愛蜜莉締結連理。

尼爾17歲時參加國民警衛隊,報名大學儲備軍官以儲蓄繳付學費,最後取得經濟學學位。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他說,自己受到父母親的影響,願意嘗試許多教育方式,包括在家自學到非傳統的大學生涯。

他與愛蜜莉育有4名子女,學齡子女目前在家自學,考量諸多原因中,其中之一是尼爾認為傳統學校教育要管理學生耗費過多時間,他說:「我拒絕每天坐在教室8到10小時的想法,有時還要搭公車與其他過程才能受教育。」

事實上,這些過去的自學生經歷許多形式的教育,包括參觀沃戈自然中心(Wargo Nature Center)、郵寄訂購解剖實驗課程,也經常使用中等學校後就學方案(Post-Secondary Enrollment Options)以銜接大學教育。

對住在哈姆湖(Ham Lake)的科斯提克(Matthew Kostick)來說,多元的學校方式幫助他找到生涯方向。他說:「我猜想和家人相處久了,和我父親的工作接觸多了,影響我對工程學的興趣。」科斯提克現年19歲,再過一年可取得密西根科技大學的機械工程學位。他和尼爾一樣參加大學儲備軍官,也是聖保羅教堂自學團的成員。

自學團成員之一莎拉在密西根科技大學主修生物,弟弟麥克則從8歲開始自學,隨著年紀成長,他越能夠獨立學習和自我要求。麥克與旁系兄弟會收到課程表與家庭作業,他們會盡力自行完成。麥克認為自學的方式幫助他培養學習能力,目前足以面對大學課業,麥克說:「這有點像是給我自己更多動機,能夠真正的自我激勵。」

莎拉表示:「身為自學者,我能夠追求自己的興趣,如果讀公立學校可能就做不到。」莎拉計畫留在學術界發展,她現在已經開始協助教授作遺傳研究。莎拉對生物學的興趣啟蒙得非常早,因為在家自學,可以額外投入課程以外的活動,參與更多相關學習機會。

父母對教育影響大

莎拉說:「我有許多朋友都曾經是自學者,和其他人相反,他們知道自己要什麼。」認識了拉特維克、妮娜、尼爾和科斯提克的故事,他們都非常高興身為自學者,並表示在家自學並不是一體適用全部,而是根據父母親與小孩而有變異。妮娜說:「你不能期待一件事在每個小孩身上都起作用,有的人就是不適合。」

他們表示,在家自學的模式有正面與反面影響,也根據個體不同,每個人受到的影響也不同。尼爾說:「這有點根深蒂固,父母親應該是很大一部分原因,不管是不是自學者,每個家長、每對伴侶和每個榜樣在子女教育都佔據很大的影響。」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