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 Wang
阿摩第 2 期

高二上  

341
◄ 返回列表 回覆
 0 

【閒聊】嬰嬰小賊

發表于: 2012/06/20


發現嬰嬰抽屜裡兩枚亮晃晃的硬幣,我想起一早去買菜,菜販遞給我硬幣時,嬰嬰眼底喜悅而神秘的光芒。
  面對著這兩枚平凡無奇的硬幣,我竟發起呆來,記憶中那一盒盒豔麗的小鞭炮,又在我眼前燦爛起來……。
  雖是一砸在地上就爆跳成粉粉的碎屑,不值幾塊錢的小圓炮,卻深深吸引著我、誘惑著我。於是,趁雜貨店老闆一個不留神,悄悄地伸手往盒裡一抓,抓一粒鮮紅、一圓翠綠,靜靜地鑽出人堆。
  「小漢偷挽瓠,大漢偷牽牛」,這是媽媽簡單不變的教養法則。我偷拿的雖只是兩粒小小的圓炮,但罪大惡極。被揪出房間之後,就是一頓狠揍,竹籐 鞭鞭如響蛇,一鞭一個紅痕,一鞭一行淚水、一記嘶叫,媽媽銳聲的怒罵,至今猶在耳際:「你敢去偷錢、敢去作賊,你看我甘會打給妳死!」
  那頓打很慘、很痛,痛進了心扉,也痛進了我所有恐懼的記憶。
  三十年後,我七歲的女兒,竟和我一樣逃不過誘惑,逃不過小賊的烙印?
  我禁不住惶恐了起來,這小女孩學會了偷竊,該怎麼辦才好?是不是也該像當年的媽媽,給她一頓永遠無法忘記的痛打,讓她一生一世記憶?
  媽媽那頓狠揍,除了一輩子永難忘記外,是不是我再也不偷不取了呢?
  我必須承認,這世界誘惑我的,不只是那兩粒紅綠圓炮,還有一柄圓形的摺扇,攤開來圓圓的扇扉,像一隻開屏的孔雀,高貴華麗,摺收起來只是短短小小的棍棒,盈盈一握,通體晶亮。不記得那是誰家的扇,只記得被我偷偷藏進了衣袋,隨媽媽帶回家後,偷偷放在家中最隱密的角落。
  媽媽一直沒有發現這項罪刑,小摺扇也在記憶中模糊了,成了我心中不可告人的秘密。當年媽媽的嚴刑峻罰,並沒有完全阻斷我再犯罪的慾望,我還是偷偷地犯錯,還是把心中那份喜歡,深深埋藏—只是日後我並沒有變成牽牛的大賊,反而一介不取。
  當天晚上,一切忙完,貪玩一天的嬰嬰也進了家門,於是我平靜地問她,有沒有打開我的皮包?有沒有拿走兩個十塊?
  一點都不用逼,嬰嬰一口承認,她想買隔壁商店的飲料,向我要了好幾次都不成,她好想喝麥香紅茶喲!冰箱裡那些自家煮的冰紅茶不好喝,他要那個紅紅的方盒,那根尖尖透明的吸管,還要自己拿錢去買,那是一種全新的享受。
  為了偷去的兩個十塊,我罰她義務工作兩天,在黃昏時收好竹竿上晾乾的衣服,再擺放摺疊整齊。
  起初她不肯,不願接受這樣的懲罰。商議不成,於是我要她跪到房裡去想,想清楚了,願意了再起來。
  畢竟只是七歲的小孩,她淚流滿面,滿懷委屈的答應了。但是我同意,她以後每次幫忙收好衣服,可得十元,隨便她買什麼紅茶、舒跑。我想,給她一 些自由吧!讓她在面對琳瑯滿目的誘惑時,能得到些許的滿足,獲得一點宣洩—但不是平白擁有,是要付出努力的代價,這樣的擁有,才甘美如飴!
  出現一個偷竊的女兒,我已經不再驚慌失措、揮拳痛責,而能勇敢地面對人性的脆弱;不會要求女兒表現聖人的美德,也不必為人生畫面上小小的污漬,要孩子擔驚受怕一生了。

本文原刊登於《學前教育月刊》鄧玫玲∕文,1994年2月號,p.34~35。


第一次回覆可以獲得Y幣15枚,也可以讓作者獲得5枚!
點選讚也可以觀看隱藏內容,如果看不到請關閉所有瀏覽器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