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莊子: 外篇: 秋水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辨牛馬。於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而東行,至於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於是焉河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嘆曰:「野語有之曰:『聞道百,以為莫己若者』我之謂也。且夫我嘗聞少仲尼之聞而輕伯夷之義者。始吾弗信,今我睹子之難窮也,吾非至於子之門則殆矣,吾長見笑於大方之家。」北海若曰:「井鼇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今爾出於崖涘,觀於大海,乃知爾醜,爾將可與語大理矣。」    一到秋天,大河小河裏的水都漲了起來,一一流入黃河,使黃河的河面顯得分外廣闊,寬得竟望不見對岸的牛馬。黃河的神河伯,因此得意洋洋,自以為普天之下,最偉大的要算他自己了。 河伯由西向東,來到了北海。朝東一望,白茫茫一片,簡直沒有盡頭。相形之下,河伯才覺得自己的渺子。他嘆了一口氣,對北海之神海若說:「俗語說得好,有了一點學問,就自以為老子天下第一,我就是這種淺薄的人。過去,我聽別人說,孔子的學問不很博,伯夷的義氣不見得怎樣了不起。起初,我都不大相信,總以為他們是天下第一,現在我看到你的偉大,才體會到自己是多麼孤陋寡聞。如果不遇到你,那就危險了¾¾我將永遠被有見識的人所譏笑。」 北海之神海若說:「不能和井底的蛙談海,是因為牠受到居地的限制;不能和夏天的小蟲冰,是因為牠受到季節的限制。同樣的道理,不能和淺薄的人談論高深的學問,因為他們所知有限。」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不能和淺薄的人談論高深的學問北海因為他們所知有限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河伯秋水黃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