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編輯

林逢祺、洪仁進/主編 -教師哲學:哲學中的教師圖像

主題:新馬克思批判理論-法蘭克福學派-阿圖塞《意識型態與國家機器》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L. Althusser--意識型態與教育階層化   L. Althusser在「意識型態和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一文中解釋了生產條件的再生產、基礎和上層建築的社會結構,再轉進說明國家機器的形成與賦予國家機器作用的意識型態之間的關係,並說明教育作為國家機器構造中的其中之一,無非是在進行階級再製的工作,在資本主義社會下,支配階級經此得以鞏固自身並操弄從屬階級的階層分配,據此而言,教育這一套機器,無疑的是一套設計精良的階層化機器。   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作為西方資本主義社會中一種精密的控管機制,其機制作用在於維持了一個特定的社會秩序、一套特定的生產關係及一種不為人所察覺的特定權力運作。透過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個人不在被組織、監督或甚至操控的對象,反而是被收編的對象。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在於使從屬階級將支配階級所有的意識型態內化,並受意識型態國家機器儀式支配而行事。   就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而言,Althusser認為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目的在於資本主義之生產條件的再製包括生產力的再製與生產關係的再製。在學校教育中關於生產力的再製,其途徑為學校中專業之能的教導。而關於生產關係的再製,其途徑是意識型態的陶冶即教導學生養成良好的行為紀律與道德規範。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是指政治的統治階級藉著教育來傳遞有利於國家的意識型態,以利於鞏固其統治地位,並打壓不利於或對其統治地位可能造成威脅的思想。此外,統治者也透過教育中特定知識、道德、價值與哲學,來合法化其統治與宰制的正當性。(教社通訊26期)   法蘭克福學派(The Frankfurt School)中的阿圖塞(1918-1990)把自己研究的東西看做是「科學」的,他把文化觀點整合進晚年馬克斯(Karl Marx)的「科學」框架中。 阿圖塞認為馬克斯一生經歷了一次「認識論的斷裂」(epistemological break)他認為馬克斯早年是人文主義的信徒接受黑格爾(Hegel)的唯心論,晚年則採取了科學論的方法,他指出後期馬克斯的變化是結構性的,而且也是具有正面意義,較優越的。但是,這種思考使得阿圖塞忽略前期馬克斯的經歷,而硬要從後期作品中找尋馬克斯支持文化的實例,並建構理論,這無疑是困難的,所以他必須藉助結構主義的幫忙。   在他的解釋中,上層建築是有助於資本主義的維持,提供資本主義再生產的必要條件,而國家與法律則是壓迫的機器,但是不同於一般馬克斯正統派,他指出上層建築具有一種「相對的自主性」(relative autonomy,Althusser, 1971:135)。明顯的,阿圖塞要擺脫過於簡化的經濟決定論,但又堅持要用結構論來解釋社會。       在另一本《列寧與哲學和其他論文》(Lenin and Philosophy and Other Essays,Althusser, 1971)他指出國家有兩種系統來維持資本主義,一個是「壓制的國家機器」(repressive state apparatus,RSA),另一種是「意識型態國家機器」(ideological state apparatus,ISA)前者指的是警察、軍隊、監獄等,後者則媒體、學校、教會等,為國家提供服從且不知反抗的工人。「意識型態代表了個人和他們存在的真實條件之間的想像關係」(Althusser, 1971:162)       換言之,每個人在資本主義中,沒有意識到自己真正身份,而沒有注意到自己不過是資本體系中的螺絲,相對的,他們卻進駐了由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所宣導、分配的虛幻主體位置(subject position)與身份認同中,且自得其樂。如他所說「所有的意識型態都具有一個功能‧‧‧那就是把具體的個人建構成主體(Althusser, 1971:171)而對阿圖塞的批評,最重要的自然是英國史學家湯普森(E. P. Thompson)的《理論的貧乏》(The Poverty of Theory,1978)之所以如此,明顯的湯普森是為了維持人文主義式的、經驗的馬克斯傳統,防止結構或是理論家來搶奪馬克斯的遺產。 L. Althusser--意識型態與教育階層化 L. Althusser在 「意識型態和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一文中解釋了生產條件的再生產、基礎和上層建築的社會結構,再轉進說明國家機器的形成與賦予國家機器作用的意識型態之間的關係,並說明教育作為國家機器構造中的其中之一,無非是在進行階級再製的工作,在資本主義社會下,支配階級經此得以鞏固自身並操弄從屬階級的階層分配,據此而言,教育這一套機器,無疑的是一套設計精良的階層化機器。 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作為西方資本主義社會中一種精密的控管機制,其機制作用在於維持了一個特定的社會秩序、一套特定的生產關係及一種不為人所察覺的特定權力運作。透過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個人不在被組織、監督或甚至操控的對象,反而是被收編的對象。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在於使從屬階級將支配階級所有的意識型態內化,並受意識型態國家機器儀式支配而行事。 就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而言,Althusser認為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目的在於資本主義之生產條件的再製包括生產力的再製與生產關係的再製。在學校教育中關於生產力的再製,其途徑為學校中專業之能的教導。而關於生產關係的再製,其途徑是意識型態的陶冶即教導學生養成良好的行為紀律與道德規範。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是指政治的統治階級藉著教育來傳遞有利於國家的意識型態,以利於鞏固其統治地位,並打壓不利於或對其統治地位可能造成威脅的思想。此外,統治者也透過教育中特定知識、道德、價值與哲學,來合法化其統治與宰制的正當性。(教社通訊26期) L. Althusser--意識型態與教育階層化 L. Althusser在 「意識型態和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一文中解釋了生產條件的再生產、基礎和上層建築的社會結構,再轉進說明國家機器的形成與賦予國家機器作用的意識型態之間 的關係,並說明教育作為國家機器構造中的其中之一,無非是在進行階級再製的工作,在資本主義社會下,支配階級經此得以鞏固自身並操弄從屬階級的階層分配, 據此而言,教育這一套機器,無疑的是一套設計精良的階層化機器。 意 識型態國家機器作為西方資本主義社會中一種精密的控管機制,其機制作用在於維持了一個特定的社會秩序、一套特定的生產關係及一種不為人所察覺的特定權力運 作。透過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個人不在被組織、監督或甚至操控的對象,反而是被收編的對象。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在於使從屬階級將支配階級所有的意 識型態內化,並受意識型態國家機器儀式支配而行事。 就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而言,Althusser認 為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目的在於資本主義之生產條件的再製包括生產力的再製與生產關係的再製。在學校教育中關於生產力的再製,其途徑為學校 中專業之能的教導。而關於生產關係的再製,其途徑是意識型態的陶冶即教導學生養成良好的行為紀律與道德規範。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是指政治的 統治階級藉著教育來傳遞有利於國家的意識型態,以利於鞏固其統治地位,並打壓不利於或對其統治地位可能造成威脅的思想。此外,統治者也透過教育中特定知 識、道德、價值與哲學,來合法化其統治與宰制的正當性。(教社通訊26期) L. Althusser在 「意識型態和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一文中解釋了生產條件的再生產、基礎和上層建築的社會結構,再轉進說明國家機器的形成與賦予國家機器作用的意識型態之間 的關係,並說明教育作為國家機器構造中的其中之一,無非是在進行階級再製的工作,在資本主義社會下,支配階級經此得以鞏固自身並操弄從屬階級的階層分配, 據此而言,教育這一套機器,無疑的是一套設計精良的階層化機器。 意 識型態國家機器作為西方資本主義社會中一種精密的控管機制,其機制作用在於維持了一個特定的社會秩序、一套特定的生產關係及一種不為人所察覺的特定權力運 作。透過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個人不在被組織、監督或甚至操控的對象,反而是被收編的對象。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在於使從屬階級將支配階級所有的意 識型態內化,並受意識型態國家機器儀式支配而行事。 就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作用而言,Althusser認 為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目的在於資本主義之生產條件的再製包括生產力的再製與生產關係的再製。在學校教育中關於生產力的再製,其途徑為學校 中專業之能的教導。而關於生產關係的再製,其途徑是意識型態的陶冶即教導學生養成良好的行為紀律與道德規範。教育制度作為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是指政治的 統治階級藉著教育來傳遞有利於國家的意識型態,以利於鞏固其統治地位,並打壓不利於或對其統治地位可能造成威脅的思想。此外,統治者也透過教育中特定知 識、道德、價值與哲學,來合法化其統治與宰制的正當性。(教社通訊26期)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教育階層化Althusser意識型態阿圖塞意識型態國家機器階級再製法蘭克福學派唯心論賦予國家機器作用國家機器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