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 李白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 (原文)  李白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詠,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2.浮生若夢:《莊子•刻意》:「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又《莊子•齊物論》稱莊周夢為蝴蝶;「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意謂死生之辨,亦如夢覺之分,紛紜變化,不可究詰。此用其意。           5.序:同敘。天倫:天然的倫次,此指兄弟。           8.瓊筵:美好的筵席。瓊,美玉。羽觴:酒器,形如雀鳥。           天地是萬事萬物的旅舍,光陰是古往今來的過客。而人生浮泛,如夢一般,能有幾多歡樂?古人持燭夜遊,確實有道理啊。況且溫煦的春天用豔麗的景色召喚我們,大自然將美好的文章提供給我們。於是相會於美麗的桃李園內,敍說兄弟團聚的快樂。諸位弟弟英俊秀發,個個好比謝惠連;而我的詩作吟詠,卻慚愧不如謝康樂。正以幽雅的情趣欣賞著美景,高遠的談吐已更為清妙。鋪開盛席,坐在花間;行酒如飛,醉於月下。不作好詩,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如賦詩不成,須依金谷雅集三斗之數行罰。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百代之過客萬物之逆旅兄弟光陰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夢覺之分天地死生之辨